清麗飄逸的你可曾前世的紅顏

一陣黃昏雨,一場落紅的秋季,走在這傷感的季節裡。似白鷺紛紛飛去,試問憂愁幾許?留戀幾許?黃昏已落幕而心似那揮不去的遺憾,長江千里萬里,哪裡才是他的家才是憂愁的居所。碧柳依依,影影綽綽,半掩著美人的面,側耳風中,此刻,是誰又奏起了絲竹天籟的管弦?令你在這一片片一片的落葉下呢喃,去遙望去等待漸行漸遠的容顏,你或許留戀,你或許坦然,那油紙傘下的誓言,相擁的私語。那是烏篷小船裡,同珍王賜豪與伊夜夜吟詠的詩篇。幾回回冷窗孤守,聆聽不盡愛恨纏綿,幾番番把酒持劍,斬不斷情絲三千,心醉情迷的橋段,幾世生死的纏綿,又怎會如一枚吻痕般輕淺?

你說你要走,你要離開,你愛的人只有他一個。今生今世來生來世,你不願意辜負一直愛你的人。更是不願傷害媒妁之言,不願看到世事紛爭你恩我怨。你說你要去江南隱居,哪怕等不到愛人歸心似箭,哪怕萬人不理解。也許,逃離對你來說你的恨和無奈才會灑脫。

守著雨朦朦的殤,於相思繾綣的夜,擁被凝聽綿綿的雨音,那些個煙雨江汀、那些個楊柳堤岸,一處場景,便是一個動人的故事,誰說你又不是如在佛子的梵音聲中聽禪?或許,只為今生的這次傾心的相逢,就預知將來。就早已預知了一世的時間,才可令那來自於經年江南的雨水,聲聲再次滴過今世的窗前。

誰說輪回飄渺?誰道前塵如煙?當你攜著諸多隔世記憶的斷章,秉筆偷窺於花香沉浮的水面,一顆晶瑩的雨滴滑落,心事下,你又望到了誰嬌媚的容顏?當你講事實看罷,望穿秋水。豁然那一世的相望只在一瞬間望斷。累了,都累了,等到的不知深淺,失去的夜夜縈繞在耳邊。你問我:幸福是什麼?你幸福嗎?拋去恩怨過失,拋去遺忘前程往事。卻不知道幸福的含義。忘也忘不去,同珍王賜豪記卻如此的難。

多少風情風雨,愁苦凋零。院落幾處淒涼,幾番輪回。落葉喬木,花淡紅色,一去便不還。憑寄離恨重重,天遙地遠,萬水千山怎不思量人生既然如此,便也要活得精彩萬般。

登舟劃槳,一碧荷塘千里香;持茗倚樓,一幕煙雨一幕愁。嬌媚、清麗、情思的雨,傳奇、浮華、愁怨的夢。罷了,罷了,不如席地而臥,枕一回江南煙雨天,做一場江南煙雨夢。在逼仄的巷口,我緩緩地駐足,默默地轉頭,和哀怨的羌笛一起映入眼簾的,是凋零在風中的片片殘紅,還有,那彌漫著槳聲唉乃的越劇、那充溢著氤氳書香的越劇、那如詩如畫、如夢如幻的越劇。

靜夜,絲弦。婉轉扯動,推開帷幕,夢彌青山,花開寂處。一紙墨痕是流年淺淺的腳印,一湖漣漪悄藏于唇邊淺淺的笑靨。流雲過,蒹葭蒼蒼。攜半卷清詞,漫入紅塵;心湖深處,同珍王賜豪掠過天涯外眉目傳情的風景。‘對影成雙斷魂月,幾多牽絆,思曲連連,遙望星河月中天。’滌蕩歲月的塵埃,定格在唐風宋雨漢月裡,歸隱在嘯月煙雨中。塵暗香消花事淺,清卓的風姿在流年裡沉澱。盈盈幽處,散逸溫潤流轉,提筆。臨箋,輕輕研磨著塵世的煙雲,那些煙花歲月的空靈,墨色湮染間,一片片隱約的柔軟悠悠飄來,將相思舞動成空靈的詩行。掬一捧湖水,婉約明媚的律動在旖旎中綰結成潔白無瑕的心蓮,盈香暗展。-

淙淙的流光裡,以矯情的姿態撥響幽婉的心弦。那些個流連於彼岸的梵唱,輕巧的掩蓋了紅塵裡的淒婉。墨花飛揚,紫陌生煙,在莊生的蝴蝶夢裡款款輕舞,把擱淺的往事在宣紙下鋪展。筆走古今情堪,在柳永的弱柳風中娉娉嫋嫋,靈巧倏忽的身影顫落一湖企盼心語。水波瀲灩,同珍王賜豪清麗飄逸的你可曾前世的紅顏?

今夜,遙望遠處的燈塔,絲絲細雨薄幕。一深一淺,一塔依我。那倩影如此單薄,而你在哪裡……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