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我的鋼琴曲

一輛車,一個號碼,一條路線,決定了它的一生。

穿上條紋T恤,換上帆布鞋,帶上自己久違的心靜,投上兩枚小小的硬幣,走上車,尋找著有沒有空位,一眼望去,有個空位但是是老弱病殘專做,思考再三,還是坐下,nu skin 如新心裡打算如果有人需要,就站起來給人讓座,但是我好像想的簡單了,自從我坐上了那個位置,我的心從開始期待一個人炙烤需要座位,讓自己站起來,但是始終沒有人需要,終於我堅持不住了,自己站起來找另個位置,因為自己的心實在太煎熬,雖然沒人需要,但是我覺得做了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儘管旁邊有很多人默許了我的做法,但我還是禁不住自己內心的炙烤,自己站起來了,尋找屬於自己位置。這和人生是何其的相似,有時通過某些途徑得到了旁人的許可,坐上了原本不屬於或你自己的能力不能勝任的位置,或許你會開心一會,別人看到了你光鮮的外表,向你投來了羡慕和尊敬的眼光,但是這眼光何常不是炙烤,在炙烤你那脆弱,虛偽的內心。你的心會不安,感覺自己像是做了什麼偷雞摸狗的事情,感覺自己的心一直在質問自己,直到你支撐不住,倒在了你自己的面前,認錯,放下原本不屬於你的一切。不論你現在怎樣,即使一無是處,你也應該合理的定位,找到自己的位置,即使你沒有找到,也要一直堅持行走在尋找的路上。
車子到站了,但到這時我才發現我做錯了方向,我下車原地站立,抬頭看那刺眼的陽光,低頭看到一滴汗水落下,心中此時堅定了:即使做錯了,但是自己已經在路上,有什麼理由在退縮呢,只有始終看著自己想要去的方向。繼續投幣就又坐上了同一輛車,司機看到我說:小夥子,怎麼又上來了,不是剛到站嗎?我笑笑說:做錯方向啦,一句簡單的微笑,但卻包含了我以往從未有過的淡定,nu skin 如新這時陽光鑽過縫隙,偷偷落在了我微笑的嘴角上。
我坐上了車,走在了對的方向上,心行走在屬於自己的一方天空,感覺自己換了一個人一樣,原先的自己好像躲了起來,自己從未有過的輕鬆和愜意,心裡什麼也不想,坐在車上,看著人上人下。不知自己的內心的為什麼這麼的安靜,或許是知道了車是有終點站的,可以看到終點,可以遇見接下來的每一站。但是我卻無法遇見接下來的風景和即將上車的人,或許這就是人生的精彩所在吧。窗外的風景不時的在變化,即使你記住此時的景色,但是在彼時風景追著歲月的腳步,不斷變換著自己的外在,不要浪費自己的記憶吧,就用自己的眼睛吧此時的風景做成記憶的風箏放飛在你自已的天空吧。
車每到一站都會停下,不論有沒有人上車或下車,但是這是車的使命,或許應該叫做車的生命的每個軌跡,它就是這每一個人軌跡,鋪成了屬於自己的人生軌跡。
車轉彎行駛到了終點站的最後一段路,這段路開闊,兩旁鮮花露出微笑,似乎迎接我的到來。但是此時車上就只有一個人了。人生又何嘗不是如此,曾經你以為會陪伴你一生的人也會在某個網站下車,而沒有給你任何通知,這是你需要的是一份淡然的心。因為每個人的人生都有自己的軌跡,雖然會和你人生會有所交集,但是那也只是短暫的相會,你應該慶倖能和他相遇,因為有些的人人生軌跡和你就像是冪函數和正軸即使可以無限接近但是就是永遠也見不到,猶如彼岸花,永遠只見到彼此花開花落。所以珍惜每一個你遇到的人。
最後的一段的路程只有我自己一個,即使窗外風景很美很美,但是已然沒有和你一起欣賞的人了,雖然曾經答應過某個人要給他看最美的風景,但是他沒有陪你到最後,這時你也擁有一份欣賞美景愜意的心情,因為你們曾經擁有過共同的風景,這就足夠了,而此時的風景只屬於你自己一個人,nu skin 如新屬於那個看過,想過,傷心過,心碎過,笑過的你。

一棵樹,一條狗,一座房,一對頭髮花白的老夫妻

閉上眼想起這場景,都是很美的,美得人不忍心去打破這份寧靜,但是我今天我卻沒有忍住,偷吃了這份美麗的“禁果”。沒有目標的沿著路一直走,驀然回首這份美麗的場景,偷溜到我的眼裡。忽然我的眼裡泛起了漣漪,但是我沒有讓它落下,怕他弄痛了這份美麗。
西斜的陽光調皮的掠過我的下頜,落在了那棵樹的枝頭,狗羞赧的叫一聲,好像是在喊女主人,是時候叫男主人回家嘍。
這時我想到的陶淵明“采菊東籬下,悠然見藍山。”的場景,或許陶淵明也是見到了此番美景,忍不住誘惑,一腳不小心踏了進來,就在沒有出去的氣力和勇氣,因為他把自己的靈魂種在了這裡,不曾帶走,也不會帶走。
我再也沒有氣力控制我的腳步啦,原諒我的神往,我不會打破那份平靜,我會懷著虔誠的心去欣賞,不會丟下這虛妄世界的任何東西,但請允許我把自己的寧靜留在這兒讓他借用這份靈氣在我心底深深紮根吧。
我走進了,這如畫美一樣的化境中。看到了如仙人一樣守護這美景的老人,他向我遞出他的微笑說:小夥子,怎麼有興致到我們這"破“地方來啊。我笑笑說:因為自己的心迷路,是他指引我到這兒的。老人笑著說:聽不懂啊,不過能來到這兒就是客人嘛。就在說話之際,男主人回來了,女主人抬頭說:老頭子熱水備好了,先洗把臉,等會吃飯,這時狗溫順的叫了兩聲,好像在說:主人,回來,能吃飯啦。而此時陽光經過那棵樹的樹葉的間隙,又偷偷溜到了男主人的臉上,這時他臉上的皺紋異常的清晰,nu skin 如新好像在訴說著自己曾經的過往,而女主人的微笑也像在說能陪在他身邊經歷一切的幸福。這時我體會到幸福離自己這麼近,幸福可以是一棵樹與一條狗的相望,可以是一條狗每天向一棵樹歌唱這屬於他們的相守,可以是陽光靜靜落在樹梢的安靜,可以是一條狗等著男主人回家的高興,可以是一對老夫妻相守這自己的心靈,可以是他們始終不離不棄。好美好美好美,沒有任何的美能在此時比上這份美,而它此時正在我眼前真實的上演。
我靜靜的走了,沒有再去打擾這份寧靜和相守,或許我對於他們而言只是日常偶爾的美麗的意外,希望他們可以在偶爾可以想起有個我來過即足以。
再次閉上眼,張開雙臂,靜靜的相守耳邊的風奏出獨屬於我的鋼琴曲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