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紅塵俗世中,慢慢地老去

最美的女子,應當有一種遺世的安靜和優雅。無論什麼時候,無論何種心情,她都能讓你平靜,讓你安心。這樣的女子,即使在喧鬧的人群中沉默不語,你也會留意到她。她可能沒有精緻的面容,她也許沒有曼妙的身材,她可以著一身素雅衣裙,可以用微笑的眼神同你默默交談,可以從容自若地輕輕啜飲自己手中的那杯香茶,她就那樣氣定神閑地端坐一隅,同珍王賜豪或優雅自持地站立一旁。然而舉手投足間,不多的言辭中卻已顯露出了她的才情,她的詩意,她的脫俗。“石韞玉而山輝,水懷珠而川媚”。鮮花即使盛開在那縱橫的葉片下,也會散發出難以掩蓋的,淡淡的幽香。

她不會誇張地訴說她曾經飲盡的苦澀,雖然她真的承受過塵世的風霜;她不會炫耀她所擁有的,即便她的確讓周圍許多人羡慕。她用柔和清澈的雙眸領略生活的多彩多姿,用淡泊閒適的心性看待周圍的瑣碎誘惑。她的嫺靜,她的溫婉,她的神韻都在告訴你:她腦中有漫捲詩書,她心裡有綿綿情愫,她也許有無法排遣無法稀釋的憂傷,甚至,她還有不能說,不可說,一說就錯,一說就悔的話語在內心深處,在那別人不可觸及的距離裡,隱藏著,揣想著,萌動著。她,像一朵無名小花兒,自開自謝自芬芳;像一隻小小鳥,自飛自棲自逍遙;像一幅筆墨不多的寫意山水畫,自濃自淡自江湖。

在千回百轉的歲月裡,她快樂著她的快樂,憂傷著她的憂傷,愛戀著她的愛戀。她不慕世間富貴榮華,她不爭凡塵利祿功名。只為了追逐意念中那一抹絢麗的,顏色不一樣的煙火,為了心靈的契合和情緣的純淨,她便以輕盈嬌弱之身,逕自微笑著行走在人生蜿蜒的小路上:遠離了繁華,遠離了喧囂,更遠離了世俗的眼睛和嘴巴。她以浪漫的情懷經營現實的生活,她,醉心於欣賞自己的風景:幽靜,清爽,離俗。

聽鳥鳴清風,望雲煙過眼,看流水落花,無論霜晨與月夜,無論晴空與陰霾。紛紛的歲月過後,人生最華美的光陰已漸行漸遠。當年的如花美眷,清純麗人也敵不過似水流年。可滄桑的日月使得她平添了豐富深沉,端莊成熟之美。像清淺溪流已積聚成了一潭深邃的湖,讓人欣賞,讓人嘆服,讓人敬畏;耳穴診治像酸甜的飲料終釀成了一杯陳年的酒,芬芳馥鬱令人傾,細膩甘醇惹人醉。

“你若無心,會看她如石頭;你若有心,會看她是蚌,蚌裡藏珠”。這樣的女子,是一枚溫軟的玉,圓潤光滑;是一支舒緩的曲,悠揚婉轉;是一鉤彎彎的月,秀美靜謐;是一角飄逸著白雲的藍天,純潔靈動。她,安然;她,淡然;她,悠然。她宛若寂寂深谷中的一莖幽蘭,靜靜角落裡的一株淡雅秋菊,和著靜默的時光,在紅塵俗世中,慢慢地老去。

這樣的女子,足以讓懂她,欣賞她的男子懷想一生,記掛一生,仰慕一生,寵愛一生。

最美的女子,應當有一種遺世的安靜和優雅。無論什麼時候,無論何種心情,她都能讓你平靜,讓你安心。這樣的女子,即使在喧鬧的人群中沉默不語,你也會留意到她。她可能沒有精緻的面容,她也許沒有曼妙的身材,她可以著一身素雅衣裙,可以用微笑的眼神同你默默交談,可以從容自若地輕輕啜飲自己手中的那杯香茶,她就那樣氣定神閑地端坐一隅,或優雅自持地站立一旁。然而舉手投足間,不多的言辭中卻已顯露出了她的才情,她的詩意,她的脫俗。“石韞玉而山輝,水懷珠而川媚”。鮮花即使盛開在那縱橫的葉片下,也會散發出難以掩蓋的,淡淡的幽香。

她不會誇張地訴說她曾經飲盡的苦澀,雖然她真的承受過塵世的風霜;她不會炫耀她所擁有的,即便她的確讓周圍許多人羡慕。她用柔和清澈的雙眸領略生活的多彩多姿,用淡泊閒適的心性看待周圍的瑣碎誘惑。她的嫺靜,她的溫婉,她的神韻都在告訴你:她腦中有漫捲詩書,她心裡有綿綿情愫,她也許有無法排遣無法稀釋的憂傷,甚至,她還有不能說,不可說,一說就錯,一說就悔的話語在內心深處,在那別人不可觸及的距離裡,隱藏著,揣想著,萌動著。她,像一朵無名小花兒,自開自謝自芬芳;像一隻小小鳥,自飛自棲自逍遙;王賜豪醫生像一幅筆墨不多的寫意山水畫,自濃自淡自江湖。

在千回百轉的歲月裡,她快樂著她的快樂,憂傷著她的憂傷,愛戀著她的愛戀。她不慕世間富貴榮華,她不爭凡塵利祿功名。只為了追逐意念中那一抹絢麗的,顏色不一樣的煙火,為了心靈的契合和情緣的純淨,她便以輕盈嬌弱之身,逕自微笑著行走在人生蜿蜒的小路上:遠離了繁華,遠離了喧囂,更遠離了世俗的眼睛和嘴巴。她以浪漫的情懷經營現實的生活,她,醉心於欣賞自己的風景:幽靜,清爽,離俗。聽鳥鳴清風,望雲煙過眼,看流水落花,無論霜晨與月夜,無論晴空與陰霾。

紛紛的歲月過後,人生最華美的光陰已漸行漸遠。當年的如花美眷,清純麗人也敵不過似水流年。可滄桑的日月使得她平添了豐富深沉,端莊成熟之美。像清淺溪流已積聚成了一潭深邃的湖,讓人欣賞,讓人嘆服,讓人敬畏;像酸甜的飲料終釀成了一杯陳年的酒,芬芳馥鬱令人傾,細膩甘醇惹人醉。

“你若無心,會看她如石頭;你若有心,會看她是蚌,蚌裡藏珠”。這樣的女子,是一枚溫軟的玉,圓潤光滑;是一支舒緩的曲,悠揚婉轉;是一鉤彎彎的月,秀美靜謐;是一角飄逸著白雲的藍天,純潔靈動。她,安然;她,淡然;她,悠然。她宛若寂寂深谷中的一莖幽蘭,靜靜角落裡的一株淡雅秋菊,康泰自由行和著靜默的時光,在紅塵俗世中,慢慢地老去。

這樣的女子,足以讓懂她,欣賞她的男子懷想一生,記掛一生,仰慕一生,寵愛一生。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