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都感覺這世界真美好

今年春天,太陽很慷慨,一改過去的吝嗇,在剛剛冰雪消融的四月,就大把大把地把陽光傾瀉在東北的大地上,原野裡立刻就有了生機。
天空很藍,空氣很溫馨。王賜豪醫生各種樹木的枝椏,象一個個不諳世事的孩子,睜開惺忪的睡眼,好奇的張望著周圍的一切。陣陣微風拂來,枝條調皮地輕輕地搖著、蕩著。古色古香的倒影,落在松花江的水中,似海市蜃樓一樣忽隱忽現,一幅幅美麗的水中畫,趣味無窮。
今天早上,還是從江南去江北上班,突然發現路邊的林子裡的杏樹開花了,欣喜暖流頓時流遍全身,每個器官都感覺很舒服。每天上班都路過這裡,竟然沒有發覺這一樹的春色、滿眼的妖嬈,真是辜負了春色,實在是一種罪過。今天,欣然放眼望去,朵朵杏花象一隻只粉蝶兒震翅欲飛,幾枝待開的花蕾亦如嬌羞的女孩般,露出絨絨的粉色。
遠處的樹木,葉兒還沒綠,只有這杏花先吐蕊了。我是個不喜歡活動的人,看著那粉粉的一大片杏花,下了車,一同和車上的人去和杏花兒親近。走近杏樹前,陣陣花香辟頭蓋腦撲過來,每個人都按捺不住內心的欣喜,快步走過去。貪婪的、不管不顧的去觸摸那薄如蟬翼的花瓣,去親吻那點點花蕊,此時心裡也如開了花一般。不知道,是哈爾濱的春天來的太晚了,人們盼春盼瘋了,還是杏花太迷人,從來沒有見過大家這樣狂喜,這樣放肆地“愛花”。
杏花林裡,置身於飄飄然的人間仙境裡。中醫治脫髮不覺眼前又浮現出了幾十年前的情景:那是校園裡的一片杏花林,也是這樣晴朗的天氣,一樣的杏花開的時候,我們學校的同學倆一夥、仨一群兒地穿梭在杏花叢中笑著、鬧著。都是花一樣的年齡,花一樣的笑臉,花一般的幻想,周圍的一切都是懵懂的,都是美好的。笑鬧間,我看到了遠處一個陌生的她。她的臉和杏花一樣,當兩目相對的時刻,忽地羞紅起來。我的心也無端的緊張起來,仿佛那一刻,她抓去了我的魂,也想躲閃卻又無處可藏。從那天起,她成為了我心裡抹不去的一朵杏花。讀書的幾年裡,經常想到她,每年,都盼杏花飄香時候,再一次在杏花林裡看見她,想像將要發生的故事,可是,只是想像,以後的日子,見過她幾次,每次不管是遠,還是近,心跳總會驟然加速,臉也會有些發熱。那種感覺是羞澀,抑或是激動。而她對於我這份多情全然不知,因而沒有春天的故事發生。人世滄桑,好多年過去了,也不知道她在那裡,當每年杏花開的時候,就會情不自禁的想起那個場景。
人生有一段美好的回憶就知足了,何況,年年杏花開,開在我經常上班的路上啊。
唐有杜牧“借問酒家何處有?牧童遙指杏花村”,宋有蘇軾“沾衣欲濕杏花雨,吹面不寒楊柳風。”可見喜愛杏花不僅僅是我一人啊。
看過很多描寫百花的文章,古今中外,文學家頌花詠花的詩詞不計其數,有人說梅花是大家閨秀,我說杏花是小家碧玉,有人說牡丹是富家千金,我說杏花是鄰家小妹。因為,杏花她給人的總是清新、淡雅、不事雕琢模樣。杏花初開之時,大地還是群芳沉寂、新綠初露。當杏花一綻之後,馬上喚得桃、果、梨花相繼競放,當春雨淅淅瀝瀝地下起,春天也就悄然而至。杏花她是春天裡第一張綻放笑臉的物種,可是它卻一點都不張揚,一點都不招搖,如新集團近乎羞怯地悄悄綻放,一朵,兩朵……。待大家發覺春天來到之時,她卻已繽紛滿樹,瓣瓣馨香了。當桃花、梨花、丁香花來了,它又把春天的資訊寫在了它們的花瓣上,自己悄然離去,化做泥土護花去。
杏花開了,春天真的來到了北方。今天杏花開,明天桃李紅。沐浴在杏花瓣鋪灑的路上,我們都感覺這世界真美好,春天真浪漫,生活真幸福,愛情真甜蜜。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