領悟離世也許就在轉瞬之間


喜悅起舞,傷悲哭泣,鬧中求歡,悲中也樂,喜形於色在悲喜交替裏感知人生百味。--- ---仰望月色

女人,漂亮不能當飯吃;男人,瀟灑不能當錢花。nuskin 如新甘願與之同甘苦,捧在手心當寶的人兒,此生相遇便要珍惜有加。

沒有萬事如意的人生,只有去適應環境改變自己。相信心存善念,終會修得善果。歲月刻畫出無數痕跡,不亢不卑行走屬於自己的人生道路,不懼怕過程的坎坷,不要在意結果,只要盡力便好。

懂你的人,會倍加珍惜於你;欺騙你的人,無需難過,人欺天不欺的輪回自有道理。

許多時候心思向左,結果向右,學著淡然一笑,不要難為自己。

善待自己,便是更好的去保護想要保護的人,不要丟棄自己,健康是本錢,信念是支撐,心態擺正安然做事。人會老去,不要刻意掩藏什麼,隨感而發,隨情流露活得自在。

女人,時光沉澱出的是味道;男人,修道而行的是擔當。

相遇的兩個人相互攙扶,用心去愛護,有福同享,有難同當去面對。nuskin 如新遇事各自退一步,遇理讓三分。走在一起不容易,相互瞭解中都是真實的付出。有些心結抹不掉,卻能化解開,有親情,有完整的家便溫暖。

好心情,需要好心態融合;好時光,會在珍惜人眼裏流放溢彩。推開心扉,便會溶解人間百味;閉門靜思,終會領悟離世也許就在轉瞬之間。

遙望旭日東昇,多的是感恩生命。夕陽西下,感謝有你的陪伴。其實,命運對誰皆是公平,種植什麼,便會收穫什麼。

女人,你是弱者。但是,絕不能依附於任何人,不能任人擺佈。

女人,你是善者。但是,做啥事都要有個底線,自己活得精彩了,週邊自會隨你舞動。

男人,你是強者。但是,你再強也擋不住天災人禍,nuskin 如新擋不住比你高明人的算計。

男人,你是智者。但是,你的明白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算計過頭便會自掘墳墓,看別人唱戲的份了。

將懵懂的心事吐露在青山綠水間


紅塵中,你來我往,錯身而過的故事又在何處低吟淺唱。你的心事思量千般,輾轉不能入睡,今夜的月明如燈,又將在何處話別淒涼。宣紙上還未消散的墨蹟,劃著淡淡的淚痕,HKUE 好唔好又該向誰去訴說內心的蒼茫。筆尖的分歧,是你不能明說的悲傷,你是不是也在感慨,這天不隨人願的無奈。

你從天山霧水中來,將紅塵往事擱淺在寂寞流年的彼岸。不惹塵埃,不理九天絕色風采。本想在這天地一方,建一籬笆小院,庭前弄花侍草,閒時煮茶聽雨。躺在竹編的籐椅上看斜陽西下。不管世事八卦,只說附庸風雅。門前的方塘裡,如果你願意,可以植幾枝荷花,養幾尾閑魚。山后一定會有一片大的竹林,夏日裡空出一片碧綠的蔭涼,偶爾的蟲鳴鳥叫,也是一份自在的熱鬧。雨後的空氣中有青草的味道,竹筍悄悄的探頭探腦。

或許你喜歡種幾株牽牛花,纏繞在院外的籬笆上,在微風中搖曳生姿,如著了五色霓裳的少女,將懵懂的心事吐露在青山綠水間。

如果這一切都是真的,一定勝過世間所有的美好。可是我們只是凡人,HKUE 呃人必然不會少了世俗的紛擾。

我們註定在紅塵中顛簸,惹一身風霜雨雪,染一身的琉璃魅色。將一顆無暇的心著上五彩斑斕的顏色。就像是今夜註定無眠卻渴求一個好夢,恩怨追根究底卻分辨不清。花期已過卻執著牡丹,名利角逐卻抵不過一抔黃土。人生中,總有一些兜兜轉轉不能如意不能釋懷的事情,我們做不到事事看透,明明白白,於是在這俗世中又多了許多執著的人兒,他們沉醉在自己編織的幻想中不得自拔,癡情而絕對。不容褻瀆的完美。

有人執著于名利就有人執著於情感,有人執著於俗緣就有人執著於生死。這本就是平常人的平常事,用不著大肆宣染悲歡。可世人看不透這般癡情,執拗的想要改變些什麼,參透些什麼而深陷絕境不自知。

佛說萬物之靈皆有佛性,佛緣。只是世人執著紅塵,缺少了一顆佛心。讓一切隨緣,隨風,隨菩提。取一顆舍利,便要懂得舍取。倘若一味地求勝求圓滿,最後也只能落得個曲終人散。天下所言的情義也不過是四方桌,八方客,緣來塵染不言惑。時間到了,上天自然會安排該去的去,該來的來。

心若蓮開,一塵不染。質本還潔來,就該還潔去,即使是出於淤泥的蓮花也能做到不染一塵。何況是本來赤裸而來身無一物的我們,紅塵給了我們悲歡過往,人情世故讓我們懂得了曲意還迎。nuskin 如新炎涼世態讓我們嘗盡酸甜苦辣。可是我們還有人之初,性本善的緘言,這是一種本性,任憑時光洪流,流年風沙也湮沒不了的良知和個性。在紛亂的落紅中,塵心如洗,在索性中自在風流,不理會牆外桃花夭夭,守住滿心的清蓮,焚一把檀香,品一壺清茗,悠然自得,賞內心的景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