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都該回家了


喜歡用思維來看世間的一切,喜歡用逆向來判斷生活的真理,也喜歡用他人的心跳來證明自己的存在。喜歡每一個夜,所以感覺每一個夜晚都是屬於自己的世界,不管風景是否依舊,看到的,想到的,懂得的,在我看來都是那麼熟悉,那麼動人。沒有陽光的夜晚,看見的滿是渴望,沒有黑夜的白天,沉默的終歸是等待。太多的東西,需要的不僅是執念,還有我們的態度,我相信心存美好,便是美好。上呼吸道問題就像有些記憶不論時光如何,它永遠那麼清楚。

??生命中的故事不是用來回憶的,而是用來經營的。最近的工作比較忙碌,好在就這幾天,忙完我就可以回家了,臨近過年的季節心中更要安定。街道旁邊已經開始結冰,在城市的街道雪總是很及時的被清掃,如果不是在雪初落下時遇見,恐怕很難等到清晨的雪,所以常在城市的角落看見未被消融的雪時便滿心愉悅,也許這便是在紛繁之後內心的一種期許。也許是因為工作的原因,我總是能夠在清晨天還未明時遇見雪,我們好像很熟絡,只要我們互相欣賞就夠了。每天上班的路有點距離,但在城市安靜的早晨我習慣了步行,腳步輕輕地回蕩在馬路上,遠處昏黃的燈光襯托著溫暖的色彩,冬季的街道有了雪的陪伴不再孤單,清晨的街道很安靜,安靜地只會聽見自己的心跳聲和腳下發出的咯吱咯吱聲,我就這樣靜靜地走著,一束車燈照在我眼前,我透過自己的口罩看到了自己呼出的氣變成了昏黃,然後慢慢地變淡,變亮。天越來越明,街道旁邊掃雪的人開始多了起來,城市的街道總是不允許雪長久的靜候,我好像看雪,所以腳下的步伐加快起來,直到我看見前面滿是白雪,滿是銀色的回憶,我才放慢腳步,我只想讓自己走過之後還能夠看見自己走過的腳印。這段路挺長的,但對於一個每天都行走的人來說卻是短暫的,也許只是因為我習慣了。

??結束了一年的工作,我知道自己可以回家了,新年確實近了。不知道為什麼每一年回家總是倍感欣喜,也許是因為離家久了,收拾好東西我便向車站出發。有時候我在想真的要感謝時代,沒有這個時代,沒有科技發展,我們回家真的可謂是遙遙無期。每年的這個季節,這個時間段車站總是格外繁忙,每一個旅客其實都一樣,都只想早點回家,我也不列外。到家鄉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個白天了,這一路上雖然很累,但到了故鄉不知道為什麼格外精神,看著車窗外的一切雖然那麼熟悉,但總是看不夠,有時候就像這樣看一輩子。我沒有告訴父母具體回家的時間,也許是因為自己想給父母一個驚喜。天空中的雪花還在飛舞著,出站口站滿了人,好多帽子上已經雪白了,天還沒有亮透,但我明白今天我回到家早點也要等天黑了。看著人群,我加快腳步去趕車,不管怎麼樣回家我的內心就是欣慰的。artas植髮搭上了進山的班車我拖著自己的東西靜靜地等候著發車。車懂了,我的心也動了。山裡的雪比城市的雪還要白,遠處的山,近處的樹,前面的一切,都是銀裝素裹,很自然也很親切,真想停下來輕輕地擁抱它們,這裡是我所熟悉的,也是我所思念的,每一次回家都格外的親切,每一次思念都異常心動。在顛簸了幾個小時之後,車停了下來,我下車步行起來,前面的路還要走很久。我不時地拉了了拉自己的衣鏈提上自己的背包繼續行走,雪花沒有停止,腳步沒有停止,還是我所熟悉的雪,卻不同於我在城市中遇見的雪。天開始昏暗了下來,一天又要結束了,我馬上也能回家了,父母看到我回來肯定會高興的,周圍開始安靜了下來,我能感覺到雪花已經停止了飛舞,也許也是歡迎我的回來。停下來轉過身子,整個山裡都被籠罩了,漫山的雪,滿山的思,都是那麼安靜。不遠處我看到了家裡的燈,還是那盞燈,還是那麼亮,拉拉自己的腳步,跑向前去。進門的瞬間父母就愣住了,話語中滿是埋怨,但我聽著滿是幸福,笑著圍坐在火爐邊,等著媽媽拿手的麵條,總是那麼甜蜜。

??等待有時候也是為了更好地相見,安靜的空氣,總是足夠我們的呼吸。

路邊的風景是否那麼熟悉,心中的思念是否那麼濃厚,不管你在路上,還是不在路上,新年要到了,我們都該回家了。

向洱海方向前行


蝴蝶泉坐落在蒼山腳下,我們坐上環保觀光車,沿著參天古木、滴翠濃密的竹林,駛向美麗而神秘的蝴蝶泉。

熱帶雨林的古樹,給蝴蝶泉塗抹添加了神秘的色彩。康泰旅行社林邊的溪流清澈見底,色彩斑斕的魚兒,歡快地穿行在佈滿青苔的鵝卵石間,這是一片屬於它們的原生態環境,在這得天獨厚的水中,它們是那樣自由自在地遊午著,顯示著它們豔麗的色彩,肥碩流線的體態,讓人羡慕不已。我想再奢華的魚缸頁無法滿足魚兒的樂趣,再精緻的鳥籠也無法滿足鳥兒在藍天中的自由。人也如此,毫無風浪,衣食無憂的環境,是永遠無法歷練真正的勇士。邁開腳步尋求一片真正屬於自己的天地,潛能將萌動閃爍,奇跡才能湧現。

蝴蝶泉的石欄上,雕刻著一隻只展翅的蝴蝶,柵欄下方,石雕著一個個精緻的龍頭,口中噴湧著泉水,遊人們好奇地用雙手前去接捧龍口中的泉水,一批又一批,康泰旅行社樂意不絕。

蝴蝶泉被如同白玉般的雕有蝴蝶的石欄圈圍著,一顆彎曲的合歡樹,將它巨大的枝幹,柔美地彎向那翡翠般的泉面。據說這顆象徵愛情的合歡樹,散發著淡雅的清香,隨風飄逸的香氣,籠罩著翠綠的泉面,吸引著成千上萬只彩蝶,它們歡聚在這裡,展開色彩斑斕的羽翼,翩翩起舞,甚至蓮須勾足,連成長串,到掛在合歡樹上,一直垂到水面,一派奇異的壯觀。難怪明代徐霞客的筆下,深動地記載了蝴蝶泉的綺麗景觀。郭沫若為此題寫了,蝴蝶泉、和泉湧蝶舞的字樣,現刻在泉邊的石板上,它是對蝴蝶泉精闢的描述。看來花香引蝶,樹香更為神奇。compass college 啟示書院特色永遠是上天賜予大自然和人類,最美妙、最神奇的法寶。

蝴蝶泉邊有一片幽靜的情人湖,岸邊的楓葉,羞紅著臉,伸向水面,將它的身姿倒映在水面,阿娜的柳枝,垂掛相伴著紅楓,微風中構成一幅動態的深情畫面。粉色的杜鵑花,盛開在綠樹叢中,不知名的紫色花藤倒垂在水面,蝴蝶在花中起舞,它永遠是愛情的象徵。

蝴蝶泉是白族人心中象徵忠貞愛情的泉,每年的蝴蝶會,白族的青年男女也會像蝴蝶般地湧往這裡,在泉邊掛上許願的紅布條,無數紅條在風中舞動。他們會丟個石頭試探水深,曾璧山中學在湖邊相互對歌,在情歌聲中,找到自己的意中人。情人湖便成了情人間的鵲橋、月姥……我想月色中的情人湖定會朦朧地繪成一副美麗動人的水墨畫……。

我們坐上觀光車意猶未盡地離開了蝴蝶泉,向洱海方向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