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個信緣的女子

不要悲傷

我活過

我為你流過眼淚

我愛上了你

就像小毛蟲變成了蝴蝶

是你的愛讓我在人間起舞

我在雲上愛你

我是一個信緣的女子,也相信時光的力量,緣起,我在人群中望你,緣滅,我見你在人群裡,但曾擁有過,即使相遇只是刹那,同珍王賜豪也無悔一場高山與流水的知交、清風與明月的癡纏,於是,我便順應地愛上了一個詞,叫做珍惜。

今晨,打開窗簾的一刻,心中頓然注滿了無限的欣喜,哦這一場盛世煙雨,怎地如此令人心動,把這江南點綴得越發撩人,透著一種無法言說的美感,恨不能立即沖進雨裡,來一次親密相擁,卻又深怕失了此時舒緩的心潮。倚窗聽雨,和著曼妙的曲子,我的心蔓延成一樹花開,繾綣了一紙淡淡的憂傷,氤氳在清音水墨間。

不染筆墨,不動哀思,以為就可以拋開舊念,重新出發,尋回最初的自己,不惹塵埃,不問風月,然而,最美的風景,始終在遠方,我努力前進,卻只換回一次又一次的擦肩,心與心的碰撞,擦出的花火,美麗亦短暫,不禁歎息:人生何處不相逢,縱使相逢應不識。

時常,想做一個簡單的女子,擁有淡淡的美麗,憧憬並失落著,付出並承受著,痛苦並快樂著,香港如新才發現,幸福從來都是百轉千回的事情,沒那麼簡單,也沒那麼複雜,但卻永遠沒有那麼剛剛好。

有的人,我不自主地愛你,你卻寧願投入別人的懷抱;有的人,你發了瘋地想我,我卻只是風淡雲輕的過客,緣分,說不清道不明,珍惜便存在,放下即自在;感情,不能說不可說,濃淡難以相宜,一說就破。因此,我更願是那雲端女子,隔風遙月地愛你,即便無果,也無法阻止我愛你的心,長了翅膀,飛進你的光陰裡。

看海是我多年來的心願,並非大海是有多麼遙不可及的魅力,我渴盼的是一份細水長流的愛情,像大海一樣永恆。多少人想要帶我去看海,而我又誤了多少人殷切的期盼,而後成為過客,銷匿在我無聲的回憶裡,我痛過哭過心疼過,卻只能告訴自己,親愛的,那不是愛情。

愛情,是千萬人之中不早不晚恰好的相遇,是生命中彼此用一生相守的依偎,是平淡流年裡不離不棄寒暖相暄的陪伴,是淡了紅顏老了時光後依然牽手的信約,愛不是一句諾言,而是此生永遠。

其實,我應該感到幸運,我雖是淡然,卻總有溫暖相伴。我在紅塵中拈花一笑,你便在身旁為我遮風擋雨;我默默哭泣肆無忌憚地胡鬧,你便攬我入懷把我緊緊擁抱;我隻言片語的難過,也能換回你無比愛憐的耳語……總有人在我的生命中,疼我、愛我、關心我,為我撐起一片無塵的港灣,讓我依賴,任我撒嬌,甚至是無理的喧囂,只為一句“我願意……”。作為女子,我不傾國,不傾城,卻會因一段段溫暖的相遇而傾心,為此,我願意!

一直以為,最美的風景,總在遠方,那一種高山流水的傾心,原來,亦在眼前。我應該相信自己,足夠美麗,只要相信,興許哪一天,幸福就會像花兒一樣,盛開在我心裡,即使需經歷過千山萬水,想必,也值得。

常想成為一個有愛的女子,婉約自持,明媚如水,心底卻種著一縷淡淡的憂傷,揮之不去,那是何時種下的因果呢?也許是前世,也許是昨天,我硬生生地把愛都留給了過去,把悲傷給了自己,而後兀自塵封心靈,任誰也無法走進,也隨之漸漸地淡忘了那些往事,心是一座空城,康泰領隊等著一個未知的人。

在我最美的時刻,遇見了很多人,很多愛我的人,像天使一樣,或如清風,或如白雲,或如大海,或如暖陽。或許,我真的應該感恩生命的饋贈,即使我只是一個揮著翅膀的女孩,也總有天使伸出雙手,擁我一起飛翔。一個隔山越水愛我的人,哭過笑過,想過念過,刻骨銘心,卻也無怨無悔;一個依著夢裡念我的人,淡如清風,暖如陽光,不離不棄,卻也難以忘記;一個親密無間寵我的人,打打鬧鬧,嘻嘻哈哈,真情相伴,卻也簡單快樂;一個願用一生來守護我的人,數落著我的一身不是,卻又無法抑制地想要和我在一起、走下去。

那天,你說恨我,我問為什麼,你說,是因為愛。於是我在那個一度寵我的男子面前不由得流淚了。

那天,你說愛我,我問為什麼,你說,沒有理由,只是愛你。於是我在那個默默守護我的男子面前更加肆無忌憚地落淚了。

然後,我的心沉入了無盡的憂傷,都說去看海,我卻默然,不知該往哪兒走了。安靜得很憂傷,憂傷得很安靜。

一直相信某一個雲端,有一座天空之城,那裡沒有憂傷,沒有遺憾,沒有不可能到達的未來,而我卻願是那站在雲端上的女子,隔著一簾幽夢,與你安然相伴,不說永遠,不說再見,你不來我不去,只要愛你。

總在找尋,那份屬於自己的小幸福,也在懷疑,自己該是怎樣的女子,令多少人為之甘願守候在最初邂逅的地點,等我回首,共看燈火闌珊。

作為一個文字裡的女子,總似滿腹經綸般地剖析著別人的故事,高談闊論著天文地理乃至人生情感,而作為一個生活中的小女子,卻全然忘記了自己的角色,而付諸於平庸的人潮裡,隨波逐流,只盼一朝停岸,遇見命中的你,欣然泊心。

雨,始終未停,心,仍是未止。心未止,便會有一發不可收拾的思緒,正如緣分,緣未滅,有些事有些人總還應去經歷,經歷以後,才會更加懂得愛的真諦,學會正確愛人和愛對的人。

這一生,總有那麼一些人,是你過河必須投下的石子,是你煮茗需要的薪火,是你夜歸照明的路燈。但這些人,終將成為過客,連同自己,有一天也要將生命交還給歲月。那時候,孤影萍蹤,組合屋又將散落在哪裡?人到老時,回首經年,曾經一起聽過鳥鳴,一起等過花開,一起看過月圓的人,也許早已離你遠去。而那些執手相看的背影,恍若流水的諾言,也成了一樁樁殘缺不全的往事罷了。但至少,回憶也是美的。

每個人來到世上,都是匆匆過客,有些人與之邂逅,轉身忘記;有些人與之擦肩,必然回首。所有相遇和回眸,都是緣分,而我一如從前,擁有這淡淡心扉。也許人生在世,淡然便是最美的風景。不是流光多情地將我照料,而是看過凡塵來往,我早已學會了相忘,也學會了收藏,不管未來的你我散落在何方,我依舊憐取眼前人,且行且珍惜,守著一剪月光的清涼,在平靜的日子裡,安然無恙。

其實我不是一個喜歡漂泊的人,從不願意荒涼地行走在路上,甚至害怕像浮萍一樣無根無蒂的遊走。我渴慕的是一份安定,哪怕一間狹小簡潔的屋子,也足以放下一顆厭倦漂流的靈魂。然而,前緣舊夢,一路行來,可以想念的人,已然不多。更何況,要對某一個人相思刻骨,實在太難。

有人說,愛是一種修行,那麼,我們約定,在愛的國度裡,誰也不去傷害彼此,只做一個看花人,花開相惜,花落莫悲,且共我安然從容,等下一場花期。我愛過你,我為你流過眼淚,那是因為你的愛讓我蛻變成蝶,在人間起舞,所以,我甘願在雲上愛你,只是愛你……

繁衍出另一個文明

  流星劃過也會在天際留下一瞬永恆的精彩,那麼這一抹痕跡究竟又是些什麼?
  寒冬臘月,寒風瑟瑟,置身於這天地之間,不禁感到自我的渺小,心也沉甸甸的。寒風越發的催我,如刀般,如新集團似要把我割的棱角分明,我撫撫面龐,繼續立於這天地之間。它受得了,我有何受不了?我不走,這裡有我的痕跡,我要與天地同在。
  狂風大作,似欲嚇退我,我絲毫不為他所動,因為我的根早已深深紮在了這天地間,沒有任何人能阻擋得了我。我要發芽,我要破土,我要留下自己的精彩,這是我的舞臺,不容他人染指。風怯弱了,一路丟盔棄甲而去,留下的降兵竟是如此的無能、諂媚。我趁此時機,如新集團欲一舉攻下昔日故都。可是,別人總不會如你所願。
  烏雲密佈,大雨將至。你躲是不躲?大好男兒,正是立業之時,豈懼此等風雨。我昂頭、挺立,似等待最後的交鋒。敵人比我想像的強大,是那種一擊斃命的狠傢伙,它不會給我任何機會,要徹底抹掉我在這歷史長河中的蹤跡。
  想到此,我渾身沸騰,所有的好戰因數都在根的最底部一躍而出,每一個都如我一般,侍刀而立,躍躍欲試。一個雷響,這雨如千軍萬馬殺將而來,當雨如矢刺過我的面龐,寒氣刺骨。我硬是舉刀,敵他千軍萬馬,殺個痛快。我極力的汲取,試圖獲得一切可用的力量。我不惜一切,絕不退縮。這歷史之上,如新集團必有我濃厚的一筆。
  雷聲作響,震耳欲聾。似欲作最後的交鋒。我擂鼓助威:戰!戰!戰!殺他個片甲不留。
  終於風雨退去。我望著大好河山,這一個個奮勇殺敵的死士,心裡頓是豪氣萬丈。功名利祿、榮華富貴,唾手可得,此生何求?
  千軍一發之際,我躲過美人的捨命一擊。看著那血染滿身的玉人兒,我動搖了,我退縮了。殊不知這最危險的便是溫柔鄉,我竟險些死于這溺水的溫柔之中。把自己埋葬于歷史的長河之中。
  冷汗一陣陣的從背後冒出,倘若我就此離去,這江山偉業由誰完成,這大好河山誰來主宰?看著夕陽下,餘輝染紅的世界,我大步踏出,立足於天地之間。定要在這瞬間留下永恆的痕跡。
  是的!我成功了!為了這一刻我費盡心機,受盡磨難;為了這一刻我屠戮生靈,主宰江山。這一刻,一抹抹新綠破土而出,這新的世界,便從這新綠開始,繁衍出另一個文明。
  我貪婪的呼吸著這新鮮的空氣,每一個角落都充滿了我的痕跡,同珍王賜豪即是一瞬也是永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