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盡人生繁華

獨飲月光裡灑落了一地的皎潔,掀起裙角處的潔白,讓思緒靜淌,讓憂慮飄遠,只剩下一處的聖潔,在煙火璀璨的黑夜裡,如精靈般的翩飛,走遠,便不再思念。

總想用天真的雙眼看待世間的萬事萬物,總想用簡單的思想思考一花一木,王賜豪主席總想用純潔的心靈去觸碰所謂骯髒的事物,而後,才發現,世界很複雜,人心很難測。那一張張微笑的臉龐下藏著一幕幕怎樣的勾心鬥角,那一張張美麗的臉龐下在名利的驅使下怎樣變得面目全非,那一個個性本善的傳說在紅塵滾滾裡逐漸的銷聲匿跡。我開始惶恐,開始無助,在偌大的世界裡,找不到一絲的安全感。

我固然知道“人不為己,天誅地滅”,但我未曾料想,這利益的背後藏著一幕一幕的觸目驚心,這成功的背後免不了背負著一點點的血腥,這勝利中隱藏著不為人知的不擇手段。我簇擁著大片大片的丁香花,將自己埋葬在其中,nu skin 如新或許是逃避,或許是不想讓自己那僅剩的天真在這裡毀滅,只是有種強烈的願望,迫使自己緊閉雙眸,緊鎖心扉。

有沒有發現,那薄薄的楓葉上鬼斧神工地砌上清晰對稱的脈絡?那朵朵嬌豔欲滴的玫瑰花簇擁得難覓縫隙?那片片浮雲輕盈的舞姿盡情的展示在藍天的大舞臺上?我發現了,殘缺處的魅力。慢慢的,我抬起頭,默默的遙望遠山處的夕陽,像綠草般,吸收日月的精華,微笑,開始綻放......

對酒當歌,人生幾何?我在平淡的生活中尋找著點點樂趣;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間?我在略微薄涼的日子重拾往日的熱忱;花謝花飛花滿天,紅消香斷有誰憐?我在古卷書香裡追溯前人匆匆走過留下的足跡。我釋懷,亦樂然。生活,本就無趣,應該人為的添加點色彩,中一入學申請才有了有滋有味的說法。

其實,自然本身就是一曲動人的歌,而人類,便是其上跳躍的音符,縱然有時過於急躁,但總體上仍能譜唱出令人陶醉的歌謠。我相信,並且執著地相信,隱藏其中的美麗。

你說,你疲憊於生活中的爾虞我詐,我說,生活處處有競爭才能煥發生命力;你說,你厭倦於人情的圓滑世故,我說,必要的人際交往技能亦能促進社會和諧;你說,你害怕於情感世界裡的分分合合,我說,悲歡離合亦為人生常事應平淡對之;你說,你感歎于四季無常落花無情,我說,季節更迭萬物輪回亦是世界更新重要標誌之一。

有時靜靜地想著,返璞歸真並不是一件壞事。以最原始的心態,笑對生活中出現好的不好的事,不需要太計較,太在意,淡淡地過完一生其實也是個不錯的選擇。旅行團就這樣,帶著迷人的雙眸,看盡人生繁華。

我們沉醉在文字中的一份美好!

  飽滿的思緒.沾染了相思的情愫,自此,縱然無風無雨,也亂了心濕了情!
  跌落的詞闕裡,是誰瘦了容顏?那些鮮活的字句,穿行在斑駁的歲月裡,成熟了許多!不經意的凝眸,就是一次怦然心動的相遇!
  記得那年陌上花開,記得那個初見的微笑,茶香煮了墨,一闕瘦詞裡幾多情深!
--前言

  “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西風悲畫扇……”
  初相遇的美好,一點點葬在了秋後遺棄的團扇裡!那個清晨,因了某個人的故事,落在了名門公子納蘭容若的木蘭詞中,旅遊團購從西漢的纏綿,走進千年之後的滿清,在我們仰望愛情的今天,那一闋瘦詞也便是綽約著風情!
  認識一個人,是從遇見他的詞開始的!
  納蘭容若,對水情有獨鍾的性情才子,上善若水,以水之德比君子之德,名曰納蘭性德。納蘭,借水之靈性,成就了納蘭詞,如水自然靈秀。
  山一程,水一程,人間惆悵西風瘦!情真真,意切切,在納蘭詞間呼吸著淡淡的憂傷!“驀地一相逢,心事眼波難定。誰省?誰省?從此簟紋燈影。”
  循著滿清才子納蘭的心事一路前行,遇見了詞中賦了扇詩的才女班婕妤,一個多才多藝,集美貌與美德於一身的奇女子!
  初相見,漢成帝的寵愛,班婕妤並不恃寵自驕,美好落進歷史的眼簾中,後來,康泰領隊因了趙飛燕姐妹的受寵,班婕妤自此就是顧影自憐的深宮生活!
  被愛遺忘的角落裡,借一闕《團扇詩》,獨吟《怨歌行》,紈素裁扇,漢宮涼飆,“棄置篋笥中,恩情中道絕。”天地合,乃敢與君絕,貪了新歡忘了舊愛,君情枉比妾意呀!
  一詞一賦,跌落了初時的美好,總不得相親相愛一生!才情的女子,才大於情,人生兮,奈何兮,“才”字總抵不過一個情字呀!縱有萬般才情,也未享一世恩愛!惜之,歎之,天妒紅顏否?
  “相見爭如不見,有情何似無情。”輕挽雲髻淡淡妝,相見難,不見也難,有情痛,無情也痛,一字一詞,在司馬光的《西江月》中笙歌年華,月斜人靜!
  情到深處情易殤,青煙虛無伴飛絮,情字重時如滄海桑田,情字輕時如遊絲飛絮!
  誰將情真意切種成一生一世的緣,誰把初相見的美寫進了一輩子的相守?記得"你見,或者不見我,我就在那裡,不悲不喜."只一句,所有的美好就在一個情字裡安靜著!
  那一個遙遠的名字,那個在情詩裡被提及了萬千次的名字,他,一個禪者,朝拜的一路,灑滿了美麗的情花!倉央嘉措,世人稱之為情聖而不為過之,他是月夜裡最美的蓮花,王賜豪醫生在我們膜拜愛情的那一刻,他用一句詩就征服了我們的眼和心!
  “但曾相見便相知,相見何如不見時。”紅塵裡的相逢,相見了,淡淡的問候,如那個叫做張愛玲的精緻女子,只輕輕地說一聲,“哦,你也在這裡嗎?”無需更多的言語,幸福就在一個瞬間綻放若花!
  遇見,是一種緣,若只如初相見的緣,是一種美,如豐滿了羽翼的蝶兒,在花香的空氣裡自由地呼吸!傾了心,傾了情,縱然在追憶中瘦了容顏,縱然只是一個轉身的緣,也要華麗的道別!
  偶然,遇見了郭燕的一首歌,《遇,不見》,任芳菲葉落,終不見君顏!“相見難,別亦難,是誰在東風裡把滄海望穿?”人面盈盈笑,天涯空徘徊,曉風殘月,添了蒼白!傷感的詞句觸疼了眼角,有些緣份脆弱得讓你無法觸及!
  夜,安靜著,詞,遊走著,我在眸子的審視裡穿越時空,徘徊著,在一闕闕瘦詞婉約了心思!那些唯美的詩詞,讓人心疼心痛,縱然參不透詞句的韻味,也想用心靈去親近隔了千年的緣!
  隔屏,與你相識卻不見,遇,不見,卻想把這種初相遇的美進行到底!在彼此的心靈深處,保存著只如初見的美,縱然秋風涼,也會珍惜團扇情,不言棄,不放棄,無關愛情,nu skin 如新溫柔的堅持著一種情感!記得,彼時我們輕輕的一聲問候,記得,此刻我們淡淡的一抹微笑,記得,我們沉醉在文字中的一份美好!

這也許是我寫的最後一次

垃圾是寄錯位置的真諦,人最欣慰的不是你閃著光芒的時候周圍有多少仰慕的目光和愛慕的追隨,而是在你人生跌落低谷的時候還有人圍在你左右並影響著你的一切,人要懂得知足,懂得放下,懂得對自己好的人好,放下不在乎你的人,感情沒有那麼多卑微的付出和等待,香港如新也許不是我們不好只是把心寄錯了地址,寫個自己也寫個所有人

——前言

當人生被無法定格的時候我們便徘徊不定,每當失落的時候人才回歸真實的自我,這個世界有太多的禍福會降臨我們身邊,我們無法預知明天明天不幸與機遇哪一個會先來;有很多看似艱難的事倘若我們不去親臨也許以後都不會,就像第一次進蒸房的瞬間開始炙熱的高溫會讓你無法承受但堅持一下慢慢你就會適應下來甚至會感覺已經達不到我們期許的溫度。

有時候沉默又何嘗不是一件好事那是對自己的一種清醒的認知和自製,就像你聆聽著別人的故事卻不曾任何的言語,以前的我總是說的太多做的太少,同珍王賜豪感慨的很太長卻行動的太短,良藥總是苦口卻效果可加有些話雖然逆耳卻終生實用終有一天你會感謝哪些指責你的朋友若不是他們的嚴厲和苛刻你永遠看不到你的墮落的明天,有時候你的真實可以把自己裸刻的無可挑剔,又有時候你把自己偽裝的表裡不一,甚至連自己都厭惡 走著這樣的人生誰又能夠看懂!人生就像那杯盛滿的咖啡,讓別人多麼的羡慕其中的苦卻只有自知;人很長的時間也許只有一個人在走,無論親人,戀人,還是朋友都不可能一直追隨你左右,我們也不怕付出只怕付出了所有,到最後依然一無所有。

感情

有一種愛很偉大叫我愛你與你無關,不求回報只為你好只因最美的年華里遇到,有一種愛很可恥叫你愛我與我無關,你雖不愛但把別人對你的愛來為自己利用,很多人多會遇到當人心被發掘我們都會漫漫懂得最後對自己好的人,即便是友情,即使有一天你曾經深深傾心過的人開始找你時你都無法去牽手因為你會從他(她)們身上看到的都是曾經哪些被冷落,被隱瞞的無法自拔和癒合的傷痛,你唯一幸運的是你的愛終於留在了曾經

當我們傷懷自己的疼痛時,當我們埋怨付出沒有回報時,當我們悲傷自己愛的人不愛自己傷心欲絕時當我們感傷自己被冷落,拒絕時,當我們被人所遺忘時,發誓不去再愛時,回過頭看看你曾經傷過的哪些人,你何嘗沒有傷害過一些人,何嘗沒有讓他(她)們悲痛欲絕過,康泰旅行團何嘗沒有冷落過他(她)們人在感情上都是自私的動物,只在乎自己感受,感傷自己的傷痛,女的越來越自私,男的越來越自我,我們沒有權利去評論任何人無論是男人還是女人,因為我們都是每個人,任何人都會犯錯,都會同樣的犯賤,最卑不過感情,最賤不過人心。

感情沒有誰傷害誰,誰背叛誰,誰對不起誰,只有誰不愛誰,誰不懂的珍惜誰,人要懂得知足,懂得放下,懂得對自己好的人好,放下不在乎你的人,如果那個人你沒有傷害過,電話打幾次就不要再打了,短信發幾次就不要再發了,一個人如果在乎你無論再忙也會抽出時間回你,如果一個人在意你當你沉默不再聯繫時那個人會主動聯繫你,不會讓你失落, 如果再繼續就是煩了別人作踐了自己,那是咎由自取……

感情沒有那麼多卑微的付出和等待,等待是哪些兩情相悅的人的故事,與你,與他(她)與我們無關,也許你很好但就不會有人喜歡你甚至在那個人面前是一文不值的垃圾,也許你不好但也許有人會把你這垃圾變廢當寶,垃圾是寄錯地址的真諦,我們一直相信這個世界有相濡以沫,不離不棄的感情,因為我們總會能看得到,但我們不相信我們都會遇得到,因為有個真實叫現實。

親人

關於親戚我們最沒有資格評論,因為我們永遠內疚,那是上天賜予我們的庇護,因為從哪裡我們得到的太多,卻付出的太少,

我們做錯事沒有人生氣了還會無條件原諒你,除了親人,沒有人會沒有目的一直關心你得衣食住行問寒問暖,除了親人,男孩很多時候捨得花錢的錢買玫瑰討女孩子卻沒想過省下錢給家人買一件體面的衣服,女孩捨得給自己買化妝品有沒有想過給家人買點補品,當你大了工作了,掙錢了,成家了你們年青力盛而他們已經坨起了背,他們的年華換來你們的榮華。

對自己的親人好點,因為我們欠他們太多;親人雖然不會常在一起不會很多的話卻一直把我們留存在重要的位置,我們好了他們高興我們不好他們傷心即使生氣不和但當你有不幸的時候總是第一時間給予你溫暖的人,你過得好暗暗自喜的人,你過得不好時刻惦記著你的人,所以多陪陪親人,人一輩子不長,不要對別人太和善,對親人太苛刻那樣會讓我們悔恨一生

朋友

金友無需太多知心的幾個就足夠,不在乎你過去,現在也不在乎你將來,你有不攀服你,你沒有不嘲笑你,你需要的時候從不說有多少,總會說你要多少,你們可以在一起相互用粗魯的謾駡損踩卻未記在心上,在你做錯事的時候可以把你罵的狗血噴頭台不起頭卻依然做什麼都會向著你的人……

人最欣慰的不是你閃著光芒的時候周圍有多少仰慕的目光和愛慕的追隨,而是在你人生跌落低谷的時候還有人圍在你左右並影響著你的一切,情感老師塗磊說過一句話很經典:垃圾是放錯位置的人才,我改編一下垃圾是寄錯位置的真諦。人要懂得知足和放下,對自己好的人好,nu skin 如新因為那是你的幸運,與其對你好的人好十分,不如留下幾分對你好的人好,感情是最不公平的所以不要奢望付出就會有回報,在意你的人無須你群追不舍,不在意你的人即使你掏心掏肺傾其所有也許你都不會得到一絲的關懷,也許並不是你不好,只是把心寄錯了位址,所以懂得陪伴親人,哪怕你再忙,因為欠他們太多;不要冷落對自己好的人和能夠記得你生日的人,那是你的幸運,要懂得知足,懂得放下……

寫了怎麼多只是說一些別人不願說的話,可能有對也有錯,凡事沒有那麼絕對,有些地方觸及大家的請見諒,這也許是我寫的最後一次

擺脫不了的悲傷和痛苦

  牡丹謝了,獨獨有那麼兩株淡粉和深紫的牡丹安然盛放,遠觀時總覺意猶未盡,想走近了看,近看又如此不舍,就想將它拍攝下來。也許有人笑我花癡,不小的人了,癡迷得近似瘋狂。是啊!沒人明白一種深入骨髓的愛會是怎樣,只有經歷了的人能懂。為愛瘋狂,愛了,所謂的條件都不復存在,羈絆不了愛的腳步,同珍王賜豪只有不顧一切到飛蛾投火。

  假如愛,設置許多條條框框,那已不是愛了,是為了生活選擇伴侶。

  愛一朵花,就是讓它安然綻放,欣賞它的美麗,吸吮它的芳香,而非據為己有。愛一個人,就是讓他幸福,給他足夠的空間,做他喜歡的事,而非霸道地佔有,管束他與社會逐多交集。愛要自信,不要擔心愛人與異性交往。假如交往的過程中,真是超出了朋友的範疇。康泰領隊只能說愛得不深,抑或愛人淺薄,見異思遷。

  在演藝界有些人換愛人仿佛是換一件衣服一樣,換來換去,那個才是真正愛的那一個。其實那個都沒有深愛過,只是在尋找刺激和新鮮感。林徽茵的一生,有三位優秀的男人愛她,她也愛著他們,但她堅定自己當初的選擇。她對梁思成坦誠地說,她同時愛上了兩個人,這讓她很苦惱。nu skin 如新正是因為梁思成極其寬宏大度的博愛,留住了林徽茵。梁思成很清楚金嶽霖深愛著林徽茵,林徽茵同樣愛金嶽霖,當他從沒有懷疑或是干涉過他們的交往,他們也沒有超出朋友的界線。這就是愛,誰都有愛的權利,當不是給被愛的人增加痛苦和煩惱,而是從對方的幸福出發,尊重對方的選擇。

  有一種愛很自私,我覺得那不叫愛,是他個人的私欲。

  她愛上小她許多的他。她沒有想離婚,也許僅因為兒子。而他沒有一絲為她的處境考慮,而是步步緊逼,要脅她的家人,對她的愛人百般侮辱,明知道自己給予她的只有傷害,中醫調理身體卻一意孤行,將她逼到無法掌控自己的選擇。毀壞她在單位的形象,咄咄逼人地她要不答應將對她的親人如何如何,這樣的獸行也叫愛嗎?她陷入這樣的爛泥潭裡,只因為愛人的漠不關心,只因為寂寞時遇見了錯誤的人,只因為自己沒有慎重考慮,自己對自己的行為背起沉重的包袱,造成自己擺脫不了的悲傷和痛苦中。

領悟其中的玄機

  我最喜歡的顏色是黑色和白色,簡單而純粹。黑色總給我以深邃厚重,玄冥滄桑之感,如屹立於天地間的山巒,默然地承受著風刀雪劍的雕刻,見證著人世間的沉浮起落。白色總會給我以平和坦然,浩瀚柔婉之感,如靈動于自然間的清流,無私地洗滌著萬物生靈沾染的塵埃,同珍王賜豪溫潤著歲月中的冷暖炎涼。

  這是兩種最貼近自然,靠近靈魂的顏色。傳承至今的太極便是陰陽交融,黑白相和。黑色即陰,白色即陽。天地之道,以陰陽二氣造化萬物;人生之理,以陰陽二氣長養百骸。

  《繫辭》書雲:“兩儀生四象,四象生天地之道,以陰陽二氣造化萬物。”其意指浩瀚宇宙間的一切事物和現象都包含著陰和陽,以及表與裡兩面。它們之間即相互鬥爭又相互依存,是世相的綱領和由來,也是事物產生與毀滅的根由所在。

  記得《紅樓夢》中光風霽月的史湘雲和小丫頭翠縷的一段關於陰陽的妙論。翠縷年幼,不知陰陽,湘雲告訴她,凡事皆有陰陽。而且陰盡陽生,陽盡陰生。一切草木魚蟲,皆有陰陽。就算是一片樹葉也有陰陽,朝陽向上的一面是陽,背陽向下就是陰了。這時候翠縷就說,我知道了,姑娘是陽,我就是陰。搞的湘雲一愣一愣的。翠縷解釋說,主子是陽,丫頭當然是陰,把湘雲笑翻了。

  其實,湘雲這裡說的陰陽,王賜豪醫生和太極中的陰陽相生觀點一致。而陰陽太極多用黑色和白色進行區別。

  黑色和白色雖簡單,卻富於變化,涵義深廣。

  不禁想起南宋山水畫家“馬一角”,他的畫在構圖和章法上以“留白”而聞名。其畫雖著墨不多,但巧妙的佈局、豐富的線條以及如輕煙薰染的淡墨,卻將春山的潤澤,文人墨客沉浸在春光中的陶然情態表露無遺。最讓人稱道的是,他能將繪畫和處世的人生哲學相互交融,讓人在欣賞山水的同時,領悟知白守黑的處世之道。

  這裡的黑白之道,亦可以同老子、莊子影響下的處世之道相互融合。所謂知白守黑,多是指內心光明,行為潔白,卻以沉默內斂的暗狀自守,以做到和光同塵。即便身處塵埃之中,也能夠保持自身之高潔,不露鋒芒,不標新立異,不顯山露水。

  後世儒學中很多的思想都摻和了老莊思想,比如中庸之道,便告之人們:為人處世,當須知白守黑,胸懷寬容,謙和有度。就如同書畫中黑白的變化之和,沖和調節著社會生活中的種種矛盾,以達和諧。正所謂:胸懷寬容,何懼人奪吾志;人人懷含寬容,社會何不融融。

  身在世風浮躁,競爭激烈的社會,不知黑白取向、少了中和相容的忖度,恐怕會暈頭轉向,彷徨無所措。人與人,人與自然,人與社會,極易簡單對決,矛盾相向。所以,我們需要靜下心來,顧念中和,學習中庸,懷含寬容;社會需要唱和文明樂章,人人應該多一些謙和寬容,知白守黑,以禮相往,和諧處之。如此,才能真正體味到美的意義,悟通生命的真諦。

  微觀來講,黑色與白色亦可看做一個質元,一個人的底色。每個人生下來,都是一塊璞玉,天然也滄桑。在成長過程中,有些人,將自己雕琢成一塊可以佩戴的美玉,掛在春花秋月間,陪伴自己一生一世。有些人,固守樸素,不事雕飾,走過漫長的一輩子,還原本真。香港如新無論結局如何,每個人都有大體的黑白兩面,即陰暗與光明,消極與積極。它們相互滲透,又相互轉化。福禍相依,樂極生悲,甜中生苦便是這個道理。

  不禁想起李商隱寫過一句詩: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這是詩人登高望遠,借景抒情的慨歎。即晚景雖好,可惜不能挽留。可後人只稍作改動為:但得夕陽無限好,何須惆悵近黃昏。便將消極慘澹的光景,充滿了豁達與光明。

  這些都是於心的境界,為了在俗世的洪流中生存,我們必須學會,用一顆樂觀積極的心來感恩生活,善於發現困頓中潛在的意趣。縱然淚水模糊了我們的雙眼,也不放棄希望,因為被淚水沖洗過的眼睛才是最明亮的。

  一首歌詞寫的不錯:黑夜如果不黑暗,美夢又何必嚮往。黑夜如果太黑暗,我們就閉上眼睛看,希望若不熄滅就會亮成心中的星光。是啊,只要擁有一顆積極樂觀的生活態度,即使身處泥淖,陷入黑暗,亦能感受到光明。既然如此,人生路上,何不微笑前行點亮一盞心燈,將生活照亮?

  “順陰陽之數,應節為變,寄藏用之機。”任何時候,我們都應該懂得黑白之道,康泰領隊與自然社會、與自己的內心,和諧相處。

  黑色和白色是兩種極致的美,它們有著不同的妙趣,卻又可以相互滲透,相互轉化,倘若你懂,你便會領悟其中的玄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