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紅塵俗世中,慢慢地老去

最美的女子,應當有一種遺世的安靜和優雅。無論什麼時候,無論何種心情,她都能讓你平靜,讓你安心。這樣的女子,即使在喧鬧的人群中沉默不語,你也會留意到她。她可能沒有精緻的面容,她也許沒有曼妙的身材,她可以著一身素雅衣裙,可以用微笑的眼神同你默默交談,可以從容自若地輕輕啜飲自己手中的那杯香茶,她就那樣氣定神閑地端坐一隅,同珍王賜豪或優雅自持地站立一旁。然而舉手投足間,不多的言辭中卻已顯露出了她的才情,她的詩意,她的脫俗。“石韞玉而山輝,水懷珠而川媚”。鮮花即使盛開在那縱橫的葉片下,也會散發出難以掩蓋的,淡淡的幽香。

她不會誇張地訴說她曾經飲盡的苦澀,雖然她真的承受過塵世的風霜;她不會炫耀她所擁有的,即便她的確讓周圍許多人羡慕。她用柔和清澈的雙眸領略生活的多彩多姿,用淡泊閒適的心性看待周圍的瑣碎誘惑。她的嫺靜,她的溫婉,她的神韻都在告訴你:她腦中有漫捲詩書,她心裡有綿綿情愫,她也許有無法排遣無法稀釋的憂傷,甚至,她還有不能說,不可說,一說就錯,一說就悔的話語在內心深處,在那別人不可觸及的距離裡,隱藏著,揣想著,萌動著。她,像一朵無名小花兒,自開自謝自芬芳;像一隻小小鳥,自飛自棲自逍遙;像一幅筆墨不多的寫意山水畫,自濃自淡自江湖。

在千回百轉的歲月裡,她快樂著她的快樂,憂傷著她的憂傷,愛戀著她的愛戀。她不慕世間富貴榮華,她不爭凡塵利祿功名。只為了追逐意念中那一抹絢麗的,顏色不一樣的煙火,為了心靈的契合和情緣的純淨,她便以輕盈嬌弱之身,逕自微笑著行走在人生蜿蜒的小路上:遠離了繁華,遠離了喧囂,更遠離了世俗的眼睛和嘴巴。她以浪漫的情懷經營現實的生活,她,醉心於欣賞自己的風景:幽靜,清爽,離俗。

聽鳥鳴清風,望雲煙過眼,看流水落花,無論霜晨與月夜,無論晴空與陰霾。紛紛的歲月過後,人生最華美的光陰已漸行漸遠。當年的如花美眷,清純麗人也敵不過似水流年。可滄桑的日月使得她平添了豐富深沉,端莊成熟之美。像清淺溪流已積聚成了一潭深邃的湖,讓人欣賞,讓人嘆服,讓人敬畏;耳穴診治像酸甜的飲料終釀成了一杯陳年的酒,芬芳馥鬱令人傾,細膩甘醇惹人醉。

“你若無心,會看她如石頭;你若有心,會看她是蚌,蚌裡藏珠”。這樣的女子,是一枚溫軟的玉,圓潤光滑;是一支舒緩的曲,悠揚婉轉;是一鉤彎彎的月,秀美靜謐;是一角飄逸著白雲的藍天,純潔靈動。她,安然;她,淡然;她,悠然。她宛若寂寂深谷中的一莖幽蘭,靜靜角落裡的一株淡雅秋菊,和著靜默的時光,在紅塵俗世中,慢慢地老去。

這樣的女子,足以讓懂她,欣賞她的男子懷想一生,記掛一生,仰慕一生,寵愛一生。

最美的女子,應當有一種遺世的安靜和優雅。無論什麼時候,無論何種心情,她都能讓你平靜,讓你安心。這樣的女子,即使在喧鬧的人群中沉默不語,你也會留意到她。她可能沒有精緻的面容,她也許沒有曼妙的身材,她可以著一身素雅衣裙,可以用微笑的眼神同你默默交談,可以從容自若地輕輕啜飲自己手中的那杯香茶,她就那樣氣定神閑地端坐一隅,或優雅自持地站立一旁。然而舉手投足間,不多的言辭中卻已顯露出了她的才情,她的詩意,她的脫俗。“石韞玉而山輝,水懷珠而川媚”。鮮花即使盛開在那縱橫的葉片下,也會散發出難以掩蓋的,淡淡的幽香。

她不會誇張地訴說她曾經飲盡的苦澀,雖然她真的承受過塵世的風霜;她不會炫耀她所擁有的,即便她的確讓周圍許多人羡慕。她用柔和清澈的雙眸領略生活的多彩多姿,用淡泊閒適的心性看待周圍的瑣碎誘惑。她的嫺靜,她的溫婉,她的神韻都在告訴你:她腦中有漫捲詩書,她心裡有綿綿情愫,她也許有無法排遣無法稀釋的憂傷,甚至,她還有不能說,不可說,一說就錯,一說就悔的話語在內心深處,在那別人不可觸及的距離裡,隱藏著,揣想著,萌動著。她,像一朵無名小花兒,自開自謝自芬芳;像一隻小小鳥,自飛自棲自逍遙;王賜豪醫生像一幅筆墨不多的寫意山水畫,自濃自淡自江湖。

在千回百轉的歲月裡,她快樂著她的快樂,憂傷著她的憂傷,愛戀著她的愛戀。她不慕世間富貴榮華,她不爭凡塵利祿功名。只為了追逐意念中那一抹絢麗的,顏色不一樣的煙火,為了心靈的契合和情緣的純淨,她便以輕盈嬌弱之身,逕自微笑著行走在人生蜿蜒的小路上:遠離了繁華,遠離了喧囂,更遠離了世俗的眼睛和嘴巴。她以浪漫的情懷經營現實的生活,她,醉心於欣賞自己的風景:幽靜,清爽,離俗。聽鳥鳴清風,望雲煙過眼,看流水落花,無論霜晨與月夜,無論晴空與陰霾。

紛紛的歲月過後,人生最華美的光陰已漸行漸遠。當年的如花美眷,清純麗人也敵不過似水流年。可滄桑的日月使得她平添了豐富深沉,端莊成熟之美。像清淺溪流已積聚成了一潭深邃的湖,讓人欣賞,讓人嘆服,讓人敬畏;像酸甜的飲料終釀成了一杯陳年的酒,芬芳馥鬱令人傾,細膩甘醇惹人醉。

“你若無心,會看她如石頭;你若有心,會看她是蚌,蚌裡藏珠”。這樣的女子,是一枚溫軟的玉,圓潤光滑;是一支舒緩的曲,悠揚婉轉;是一鉤彎彎的月,秀美靜謐;是一角飄逸著白雲的藍天,純潔靈動。她,安然;她,淡然;她,悠然。她宛若寂寂深谷中的一莖幽蘭,靜靜角落裡的一株淡雅秋菊,康泰自由行和著靜默的時光,在紅塵俗世中,慢慢地老去。

這樣的女子,足以讓懂她,欣賞她的男子懷想一生,記掛一生,仰慕一生,寵愛一生。

我們都感覺這世界真美好

今年春天,太陽很慷慨,一改過去的吝嗇,在剛剛冰雪消融的四月,就大把大把地把陽光傾瀉在東北的大地上,原野裡立刻就有了生機。
天空很藍,空氣很溫馨。王賜豪醫生各種樹木的枝椏,象一個個不諳世事的孩子,睜開惺忪的睡眼,好奇的張望著周圍的一切。陣陣微風拂來,枝條調皮地輕輕地搖著、蕩著。古色古香的倒影,落在松花江的水中,似海市蜃樓一樣忽隱忽現,一幅幅美麗的水中畫,趣味無窮。
今天早上,還是從江南去江北上班,突然發現路邊的林子裡的杏樹開花了,欣喜暖流頓時流遍全身,每個器官都感覺很舒服。每天上班都路過這裡,竟然沒有發覺這一樹的春色、滿眼的妖嬈,真是辜負了春色,實在是一種罪過。今天,欣然放眼望去,朵朵杏花象一隻只粉蝶兒震翅欲飛,幾枝待開的花蕾亦如嬌羞的女孩般,露出絨絨的粉色。
遠處的樹木,葉兒還沒綠,只有這杏花先吐蕊了。我是個不喜歡活動的人,看著那粉粉的一大片杏花,下了車,一同和車上的人去和杏花兒親近。走近杏樹前,陣陣花香辟頭蓋腦撲過來,每個人都按捺不住內心的欣喜,快步走過去。貪婪的、不管不顧的去觸摸那薄如蟬翼的花瓣,去親吻那點點花蕊,此時心裡也如開了花一般。不知道,是哈爾濱的春天來的太晚了,人們盼春盼瘋了,還是杏花太迷人,從來沒有見過大家這樣狂喜,這樣放肆地“愛花”。
杏花林裡,置身於飄飄然的人間仙境裡。中醫治脫髮不覺眼前又浮現出了幾十年前的情景:那是校園裡的一片杏花林,也是這樣晴朗的天氣,一樣的杏花開的時候,我們學校的同學倆一夥、仨一群兒地穿梭在杏花叢中笑著、鬧著。都是花一樣的年齡,花一樣的笑臉,花一般的幻想,周圍的一切都是懵懂的,都是美好的。笑鬧間,我看到了遠處一個陌生的她。她的臉和杏花一樣,當兩目相對的時刻,忽地羞紅起來。我的心也無端的緊張起來,仿佛那一刻,她抓去了我的魂,也想躲閃卻又無處可藏。從那天起,她成為了我心裡抹不去的一朵杏花。讀書的幾年裡,經常想到她,每年,都盼杏花飄香時候,再一次在杏花林裡看見她,想像將要發生的故事,可是,只是想像,以後的日子,見過她幾次,每次不管是遠,還是近,心跳總會驟然加速,臉也會有些發熱。那種感覺是羞澀,抑或是激動。而她對於我這份多情全然不知,因而沒有春天的故事發生。人世滄桑,好多年過去了,也不知道她在那裡,當每年杏花開的時候,就會情不自禁的想起那個場景。
人生有一段美好的回憶就知足了,何況,年年杏花開,開在我經常上班的路上啊。
唐有杜牧“借問酒家何處有?牧童遙指杏花村”,宋有蘇軾“沾衣欲濕杏花雨,吹面不寒楊柳風。”可見喜愛杏花不僅僅是我一人啊。
看過很多描寫百花的文章,古今中外,文學家頌花詠花的詩詞不計其數,有人說梅花是大家閨秀,我說杏花是小家碧玉,有人說牡丹是富家千金,我說杏花是鄰家小妹。因為,杏花她給人的總是清新、淡雅、不事雕琢模樣。杏花初開之時,大地還是群芳沉寂、新綠初露。當杏花一綻之後,馬上喚得桃、果、梨花相繼競放,當春雨淅淅瀝瀝地下起,春天也就悄然而至。杏花她是春天裡第一張綻放笑臉的物種,可是它卻一點都不張揚,一點都不招搖,如新集團近乎羞怯地悄悄綻放,一朵,兩朵……。待大家發覺春天來到之時,她卻已繽紛滿樹,瓣瓣馨香了。當桃花、梨花、丁香花來了,它又把春天的資訊寫在了它們的花瓣上,自己悄然離去,化做泥土護花去。
杏花開了,春天真的來到了北方。今天杏花開,明天桃李紅。沐浴在杏花瓣鋪灑的路上,我們都感覺這世界真美好,春天真浪漫,生活真幸福,愛情真甜蜜。

我願做那片最美的落葉!

家附近是一所大學,那裡環境不錯,公園一般,是周圍居民健身的場所,我經常去那裡散步。

進了大學一直往西走,那裡是一片花園。彎彎曲曲的小路以隨意的方向交叉著,路兩旁是各種各樣的綠色植物,任由行人漫步于美景之中。這裡被一片植被覆蓋,如新集團綠植就有好多種,且每種綠植上都掛著牌子,注明此植物的名字及所屬的科目。小路的深處有一處高坡,像小山,上面建有一個小亭,小亭子與小路連接起來的是一個個的石頭臺階,地面上是天然的草坪,好多學生在草坪上席地而坐,享受自然中讀書的快樂。

已進入深秋,天氣漸涼,偶有乍寒的現象。樹上的葉子天始變黃,地上的落葉逐漸多了起來,佈滿了地面,佈滿了交錯的小徑……,地上像鋪了一層黃金。家裡牆上有一副這樣的掛圖,成行的樹下,滿是金黃的落葉,名字很好聽,叫黃金滿地,那是因為取了黃金的黃色,有招財之意。但眼前的景象總會讓人有一種荒涼之感,總讓人想起葉落歸根什麼的,不自覺得會傷感起人生,想起人生之秋、人生之輪回……

其實哪片枝葉不願意在枝頭多停留些時日,過以前那種有陽光雨露、在枝頭與風伴舞,那種偶爾有鳥兒棲息打鬧的生活?而今那些快樂的瞬間將隨風而去,將成為它們永久的回憶。從內心而言,又有誰會真正捨得離去?但是沒有辦法,四季的輪回,是大自然的規律,是每片葉子的主宰,它們是逃脫不了的,大地才是他們的終極之地,他們要到那裡化為泥土,繼續守侯這顆顆樹木,給來年的樹增添養分。

傷感之余,無意中掃到了一片落葉,彎腰將其拾起,在手中平鋪開來,細細欣賞。好美的葉片!——那種讓人著迷的黃色,nuskin 如新僅像是被浸在染缸中染制而成。整片葉子的黃色均勻,葉脈清晰、完整……葉面平整得像是被熨斗熨過似的,葉片的淩角分明,各個葉邊有鋸齒均勻對稱點綴。

雖然飽經風霜,但美麗依存的她,在離開枝葉的瞬間,是那樣地坦然,沒有其他葉子掙扎的痕跡,沒有風雨打鬥的痕跡,把自己最後的美留在了人間。

既然終究會離開,為什麼不坦然面對?為什麼不在最後一刻釋放出自己的美?掙扎又有什麼用,逃避又有什麼用?既然已經明白了結局,既然已無力抗爭,既然前方的道路只有一條,為什麼不繼續走下去?只要在枝頭呆一天,就向上的努力生長一天,一分一秒都不放棄。

人生也是一樣,每個人的終極目標也是一樣的,為什麼不在自己有限的生命裡珍惜每一刻,珍惜每一個有陽光的日子?在人生的盡頭,在生命的最後時刻努力綻放自己最終的能量。只有這樣的人生才是飽滿的人生、有意義的人生。

我將那片落葉帶回家,收藏于一本精美的冊子裡,如新香港並且為她鑲上了最美的邊框。

如果做落葉,我願做那片最美的落葉!

春天的樹

清明前後,萬物復蘇,各種樹木憋足了一個冬季積攢的力量,盡情地吐出自己那綠枝嫩葉,在微風中自由自在地顯擺著。香椿樹這時候也不甘落後,香港如新爭先恐後地在枝頭安上鵝黃色的嫩葉,家鄉人把這鮮嫩的香椿芽稱作香椿頭兒,並且要採摘下來做成令人饞涎的佳餚。

香椿頭兒的吃法有好多種:涼拌香椿,雞蛋炒香椿,香椿包餃子、油炸“香椿魚兒”……

涼拌香椿的做法最為簡單——把採摘的新鮮香椿葉洗乾淨,用開水燙上幾分鐘,撈出來空水後撒入適量的精製鹽,倒上小磨香油,攪拌均勻就可以食用。如果喜歡吃辣的,可以兌少許辣椒攪拌;還可以切一些蔥或蒜苔一併攪拌,純綠色的天然味道,自然是越吃越想吃了。

雞蛋炒香椿是食堂、賓館春天裡的家常菜。做法也很簡單,先往碗裡打三四個雞蛋,然後把洗淨的香椿切碎,兌進雞蛋內,撒上少許十三香、精製鹽,待油鍋燒熱時,nuskin 如新把攪拌均勻的雞蛋香椿倒入鍋內,接著迅速用鏟子翻幾遍,香噴噴的雞蛋炒香椿就可以出鍋了。

香椿包餃子也是家鄉人民在春天發明的美食。把用開水燙過香椿捏幹,兌入炒好的雞蛋,然後與蔥、薑、蒜苗等一起剁碎,用小磨香油拌好,包的餃子可謂是上乘之品。

油炸“香椿魚兒”聽說是滿清皇帝的一道宮廷菜,聽起來怪令人羡慕的,其實做起來也很簡單:就是把採摘的鮮嫩香椿頭兒(必須是剛剛出頭的香椿)洗淨,再攪拌和炸魚一樣的麵糊,康泰旅行團把香椿頭兒蘸上麵糊,一根一根放入油鍋內炸,香脆可口的“香椿魚兒”就登上“皇帝”的餐桌了。

春天裡,樹上可吃的有好多種:榆錢兒,柳葉兒,桐花兒,香椿頭兒,槐花兒……你最愛吃什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