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這一生中沒完沒了的比較

人就是通過一次次與他人作比較,終於將自己逼上了絕路。

小時候,對於外表方面的比較意識還沒有萌發起來之時,防刮花保護貼對於成績的比較便是居家旅行的必備談資。歷史考試比同桌少了0.5分,氣得自己輕則中飯吃青椒炒肉時只吃青椒不吃肉,重則狂奔到新華書店買上三四本名為“挖掘潛能”“奪冠秘笈”之類的歷史參考書,誓死要在下次的考試中一雪前恥;數學考試比同桌多了3分,偷著樂還得掩著嘴,生怕刺激了同桌膨脹的自尊心,萬一同桌發了瘋地做數學《題海》,最終痛苦的還是自己,並且在暗自歡喜的同時開始為下輪的考試做準備,以便先發制人。

長大後,突然意識到比較分數是多麼無用、無意義且愚蠢的事,於是開始比較工作和工資。閨蜜竟然在深圳找到一份總經理秘書的工作,不僅五險一金全包,年底還有分紅,真是天殺的。想當年那個笨頭笨腦,寫一個十個字的句子要錯五個字的傢伙,走了什麼狗屎運竟然撿到這種便宜,一定要跟她絕交。不要懷疑,朋友關係往往是建立在比較平等的基礎之上,如果一方與另一方經濟水準或是其他方面相去太遠,那麼他們的友情是不太可能持續很久的。保護殼推薦比如說你上班擠公車,你朋友開著自家的私家車,他抱怨開私家車上班容易遇到堵車,你會嫌他虛偽且身在福中不知福;你抱怨公車上空氣渾濁且秩序極其混亂他會嫌你只會抱怨你改變不了的現狀。再比如說你在肯德基打工,你朋友在外企當白領,你說羡慕他工資待遇好工作環境優,他必然會說羡慕你工作時間合理沒有額外的加班工作壓力小,但是如果真的換過來,恐怕他便會為自己的說辭感到後悔。

也許步入老年後,比較則會圍繞在養老金的多少、子女的成就以及子女每年給自己的生日紅包的金額的多少之上。生命的最終則只能比較葬禮的奢華程度以及棺材的材質了。

就這樣,人在沒完沒了的比較中度過了自己短暫且坎坷的一生。然而每個人都應該為這只此一次的生命感到遺憾,因為他們這一輩子都在看別人過得怎樣,而不是自己活得怎樣。

我愛我家鄉初夏的霧

初夏的霧,很奇怪,濃的像小婦人的臉上塗的粉底霜,根本看不到本質。

早上起來,濃霧夾雜著毛毛細雨,將對過的房屋,花園和忙碌著上班的人們都遮罩了,公交開的比行人走路快不了多少,一車焦急的臉龐,不時有人看手錶,香港公司註冊地址或打電話向公司請假,有的乾脆要求司機開門下車走人,叫輛摩的,揚長而去。車費肯定高不過獎金了。

過江輪船停擺了,武漢三鎮獨特的格局,造就了就有部分人坐輪船過江比繞城公交快好幾倍。霧是臨時來襲的,輪船公司也是臨時停運的,今天這部分人失望了,wine tasting只能揚手招個的士繞路過去,也管不了那麼多了,工作重要,飯碗可丟不得,一家老小可指著呢。

在江邊晨練的老人,受不了那潮濕的氣息,三個五個的結伴走了,倒是剩下了一些在此等候的年輕姑娘和小夥子,他們不舍離去,江面的濃霧妖嬈,恐怕讓他們遐想連篇。初遇時的偶然,是一輩子難忘的美好回憶,再遇時的驚喜,是彼此抹不掉的記憶。等他們老了的時候,回想起某日某時的江邊,他們初遇或再遇時的情景,會因多了份初夏的濃霧而浪漫,不忍忘懷。或許造就了許多恩愛夫妻,雪纖瘦或許化解了很多矛盾。

談及此事,一切的一切,會慢慢消退,太陽慢慢露出來了,人們又恢復了以往的秩序,生活是這樣的,感情也是這樣的,恒古不變的定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