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都要做我們自己


那些擁抱過的曾經,成為了過去。留下的只有擁抱過後的微笑,永遠留在我們的心中難以抹去。

那些我們哭過的曾經,也成為了過去。留下的只有那殘缺不齊的言語,永遠留在我們的腦中無法忘記。

那些我們走過的曾經,早已成為過去。留下的只有那些淺淺的腳印,卻永遠印在我們的心底無法消去。

那些我笑過的曾經、更加成為了過去。留下的只有淡淡笑聲,nuskin hk然而卻永遠響在耳邊。

還記得嗎?那些我們擁抱過,哭過,走過,笑過的曾經?

世間的所有事物都在變,而人也在跟著變。

無論曾經的我們多麼的要好,情同手足、親如姐妹、情同兄弟、患難與共……

可是分離之後,我們都經過了歲月的打磨,早已變得面目全非。曾經的你我再相遇之後,nu skin 如新再也無往日那樣深深的情誼了,唯有相視一笑。

相視一笑,也許還能說明,還記得我們的曾經。最怕的卻是連相視一笑都沒有,說明了早已把我們的曾經忘記了。

那些曾經必然會成為過去,是無法逃避,無法挽留的。雖然會過去,但是卻永遠留下心中,那是因為那些曾經真的很美。美麗的就想一個夢,夢會醒,而我們卻不會忘記夢的內容。

曾經若過去了,就不要太在意的從新去追逐了。因為過去了,nu skin 如新再從來就不美。

懵懵懂懂的曾經,你懂嗎?太過在意會迷失自我。

懵懵懂懂的曾經,你懂嗎?不想去在意卻時時刻刻出現回憶裡。

懵懵懂懂的曾經,你懂嗎?到底是什麼樣變化使我們再相遇之後沒了往日的情誼?也許是生活吧!!

請記住,雖然曾經過去了,nu skin 如新請不要忘記往日的情誼。不管未來如果,我們都要做我們自己。

我喜歡我所有的文字


人生的意義孩童時期我思考過,哪時我認為人生是不可以平常,nuskin hk所以一直以來我都在為不平常的目標努力著。

後來聽百家講壇的老師講:人生是沒有意義的;因為很多年都不能領會其中的真諦,所以很長的時間裡總覺得清華的教授也不過是浪得虛名罷了。

直到今日回了趟老家,我才真正認識到百家講壇裡的教授講的是對的。

因為在不到半年的時間裡,我的鄰居有人去世了、有人得腦血栓病、有人出車禍摔傷;nu skin 如新只是半年出事的人有八九個。

我們來到這個世界由不得我們選擇,我們也逃脫不了死亡的到來;若追問人生的意義不管是死後流芳百世還是活著富貴發達都將是空的,沒有任何意義。

不是有句話說: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嗎?當真正成為人上人你能去做人上人嗎?

正如短文學網的小編這樣,每天都要審核無數的作品;或許有人會覺得小編這個頭銜令人垂涎?我卻不這樣認為;因為我知道每一篇作品不管品質咋樣小編都是在用心的審核的。

我只是一個平民,沒有高高的學歷、沒有雄厚的家財、nu skin 如新更沒有一身光芒的璀璨;所以我所能做的是讓自己被他人接納為朋友,並且也細心的去發現讓我值得信任的朋友。

人生沒有對錯、只有利弊?

我是這樣認為的。

那一刻我才發現一些不必要的煩惱是自己用“意”強加給自己的,而且非常的殘忍。這樣的意識形態不免會讓人聯想到懦夫的模樣;但是今生我不會為此後悔,因為英雄的路不是我可以走的;我一沒有劉備才氣、二沒有曹操的氣概、三沒有孫堅的威武、四沒有呂布勇猛、五沒有諸葛亮的謀略、六沒有司馬懿的城府,nu skin 如新因此為何不做一個平民百姓呢?

既然是一個平民百姓結交良師益友、提防一點損友,如此豈不更好。

我喜歡書寫,愛好書寫,而且也在書寫裡調整自己的人生;哪怕書寫的腳步如同蝸牛一樣緩慢,哪怕書寫如同河流一樣繞了很多彎路,然而卻能給我經常的歡喜;所以我喜歡我所有的文字。

不管明天的山水是否依舊風景如畫


慢慢熬過飄雪的冬天,迎面而來的春風又綠了江南岸,距今你已遠去了幾個年頭。春風送,萬物生機勃發,城春草木綠意漸深,愛情有了新的生命,而我們卻在各自命運的轉盤上輪回著不同的際遇,nu skin 如新彼此不再有交際,變得比陌生人還遙遠。

春的風,繞過你的裙擺,透進我的胸懷。花開滿幽深的山谷,思念暈開染紅了整片森林;叢花中你翩躚流連,翩翩飛舞的姿態,叫人難忘。春日與你出遊,看遠山,小山重疊,花香滿徑,人面桃花交相映。恰逢春雨巧至,春風對雨的依賴,就像我對你依賴。一路同行,其實,愛情就是我們成長的縮影。

最初的愛越像火焰,最後越會被風熄滅。年輕時的愛情,在賞心悅事裡度過,純粹而又易碎,相信愛就是愛。那時候的愛情,雖然有些盲目,但愛也是發自靈魂深處的真誠;就這樣,愛到極度瘋狂,癡癡地戀,癡癡地等,癡到不知道該怎麼珍惜。現在懂了,愛情是一朵開在夢裡的花,花開了一半,夢就醒了,花也就枯萎了。

不知是天性使然,還是後天練就,nu skin 如新一直都很喜歡舊的東西,舊的信件,過時的建築,老去的傳統,還有俗套的愛情。我喜歡舊,也說不清楚是什麼原因,也許就和愛一樣,愛的原因就是沒有原因。戀舊的人,並不是為了懷念、感傷、活在過去,而是為了在逝去的光陰裡找到曾經快樂的樣子。

喜歡端坐在黑白交錯的時光裡,平淡如水,悠閒自在地想念,如何讓你遇見我,在我最美麗的時刻,然後陪你慢慢老去。

不記得從什麼時候起,愛上席慕蓉的詩,愛情是一顆會開花的樹,當你從我身旁走過,不知你是否留意,身後落了一地的,那不是花瓣,而是我凋零的心。一份愛情能承受多少的付出,曾有人為愛捨棄了親情,背叛了友情,但愛情不是生活的全部,nu skin 如新曾經矢志不渝使愛情成為生命中最重要的事,當我傷痕累累後,才發現親情才是生命中不可或缺的愛。

時間難以倒流,一個人若想讓自己的生命活得有價值,需要愛情,切不可將全部的希望寄予愛情。愛的真諦,不是失去,也不是擁有,而是能一起守住平淡。也許人生只有經過翻來覆去的折騰才算完整,愛總免不了悔恨和遺憾,輕狂而消沉的歲月,能經歷痛苦折磨的才是真愛。

寒來暑往,人生不停輾轉,不斷錯過,nuskin 香港也許離開才是旅行真正的意義,有些東西還沒實現就已經漸行漸遠,直至荒蕪。即使明知依然老去,也不願辜負時光的給予。向前走,讓過去的過去,讓離開的離開,不管未來的路有沒有人在乎我是誰,不管明天的山水是否依舊風景如畫。

短得都夠不著思念


水傷了岸

生命裡有多少恩恩怨怨要細細算算。

天地間有多少聚聚散散該好好看看。

我是岸,你是水仙。

你最初的愛戀,香港如新洶湧的那麼勇敢,一頭撞開了我的心胸兩半。

我們在清風裡愛得那麼氾濫,大合唱一樣的纏綿。

今生,我把你柔柔地寬容在任性的心田。

你的小嘴兒咬著我的肩,咬疼了我的堤岸。

你的小手兒握著我的臂彎,握麻了我的情緣。

你曾笑著哄我:能不能別讓我愛得好迷亂,nu skin 香港明知道你是在哄我,卻讓你哄了個心甘情願。

而今你去得那麼果斷,不留一點一滴的遺憾。

你的走揪疼了我的心肝,揪得我心顫。

今夜我順了河心的走向一路呼喚,我張開雙臂追逐哭喊,你卻不作停下來的瞬間。

只把我的生命體驗一次又一次的弄成河彎。

你的香甜已流逝的太遠。我悄無聲息的把心枯乾。

我的河心早已沒有了當日的荷花和白帆。沒有了可以讓我拉纖一生的船。

你傷了我的心,傷了我們的心願。你斷了我的情,斷了我們的情弦。

紅塵中有多少愛愛戀戀我輕輕歎歎。

情緣裡有多少坷坷坎坎我狠狠攥攥。

你是水,我是堤岸。

我最終的孤單,電動桌挺立的那麼難看。

你的過往給我的生命機體刻劃了太過明顯的海岸線。

我們曾在月光下愛得那麼溫暖,小夜曲一般舒展。

今生,你給了我一個痛痛快快的傷感。

你的微笑舔著我的臉,舔盡了我的思念。

你的身影,昏著我的繾綣,昏暗了我的光線。

你曾哭著問我:讓不讓就這樣做你的紅顏?

明知道捧不動一張淚臉,卻被你問了個纏纏綿綿。

而今北風把我的命運吹得好亂,還要一絲一縷飄得很遠。

我的眼不想把紅塵一眼看穿,看得我疲倦。

如今我逆了時光流轉追溯愛源。我邁開雙腿在荒澗裡盤旋。

我只能關了閘門悼念清泉。

只把自己當作一個傳言一遍又一遍的小心揉爛。

我的傷痕已刻骨的顯眼,看不到出頭之日的天邊。

我的胸膛已再不能讓魚兒取暖,我失去了水面。

我的深處已再沒有了多情水草的秘密糾纏。

你把我傷得好深。深得都成了一個龐大高深的懸念,升降桌成了一種痛苦之前的深淵。

你把我傷得好遠。遠得都成了一個流水無情的讖言。你棄了我們的諾言,棄的我心酸。

你毀了我們的愛戀,毀了我的快樂容顏。

你的似水柔情傷了我的偉岸。我活得是那麼的危險。

紅塵好淺。淺得都經不起多情一探,

緣份好短。短得都夠不著思念。

最美的景致


心裡,一直是渴望溫暖的,無論是在無人的路上,還是在蕭瑟的季節,我都依著陽光而行,冬真的來了,季節的輾轉,誰又能阻擋的了呢?寒來暑往,草木榮枯,都是自然,北方的冬天,康泰領隊有著難以阻擋的的寒意,卻也是清清爽爽。

安妮寶貝說,總是需要一些溫暖,哪怕是一點點自以為是的紀念。是的,只要依著陽光而行,流年的風起雨落,人來人往,不論是塵封,或者收藏,都會成為最美的景致。

冬日的午後,依然有溫暖的陽光透近落地窗,雖不及秋陽的熱烈,卻也是安暖。年少的時候,沒覺得時光太匆匆,而今,小半生過去了,日子有痕,亦無痕,文字裡有山水,心裡有暖,又何懼一夜寒風來,讓心中的溫潤,與光陰共存,那些生命中的遇見,依然是清水滌心般的美好。

也曾因貪戀一米陽光的暖,在江南的草長鶯飛處,期待細雨小巷中遇見的詩意;也曾為了那抹似曾相識的笑容,於百轉千回處,將帶著梔子花香息的花期,開到荼靡花事了。

流光最易把人拋,那些紅了櫻桃,綠了芭蕉,終是一池寧靜的春水,在泛黃的篇章裡,種植柔軟和溫暖,成了寂寂流年裡,春風化雨的景致,於曲徑通幽處,書寫著雲淡風清的留白。

往事,是一朵消瘦的花,終會在流年的風中,漸行漸遠漸生涼。那些飄零的花瓣,會疼了誰的心?那掌心捧著的念,要走多遠,才會透徹和清涼?我相信,世間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別重逢,說過感恩,也道過珍惜,而那些遺失的音符,從不書寫靜美的人間秋色,

無眠的午夜,秋雨曾打濕了誰的眼?晨曦中采下的清露,會被誰,溫柔念起?歲月忽已晚,落葉復舊於青蔥,朝暮夕斜,一切也都會遠走。而我們,只需做一個最溫暖的過客。

或許這世上的萬千風景,轉身不過是刹那,可總有一朵花,曾開在心上;總有一棵草木,曾溫柔相待過;總有一幅畫,是一筆一筆用心著墨的。既然繁華世間任何一種緣分,nu skin 如新都會以特有的方式展現,那麼遇見,亦是歡喜的,花開花落也都是美麗。

始終相信,每一個從生命裡走過的人,都是和自己有緣的,每一個曾發生的故事,都是歲月的銘記。感恩,是最美的晨語,懂得,是靈犀的階梯,你若要遠行,我送你一程好山好水,這一路的風景,不必記取太多,只需記得,那一首叫做遇見的詩,也曾有過溫暖,也曾千回百轉。

有些話,說與不說,彼此都懂,不語最深;有些人,來與不來,都在心裡,相念最真;有些情,戀與不戀,都是溫暖,遇見最美。紅塵三千丈,抵不過年華似水,多少故事,在輪回中化作春泥;多少真情,在冷暖中融入飛雪,一念心傷,一念明媚,那些心靈相伴走過的日子,終是讓流年盈香滿懷。

紅塵陌上,百媚千紅,只是寫意的一處風景,人生有無數的驛站,微笑著遇見,微笑著與過往道別離,伸手,撿拾一片愛的花瓣,為你,儲存一抹心香,讓生命,在遇見裡欣喜,讓眼眸,在芬芳中嫣然。多少年華如水,將執念寫成銘心刻骨,多少過往成詩,將流水落花寫成美麗。

這山高水長的路,終會將有些美好沉澱,妥貼安放在心底,就如那年少的光陰,絲絲縷縷都恰到好處,還有遇見喜歡的那個人時,心底的那份柔軟和期待,仿佛沾滿了春雨的輕盈和溫潤。

緣如水,終會有聚散,但那些值得懷念的過往,都將成為生命中不可複製的風景,在歲月的長河裡淡淡留痕,在蒼白的記憶中開出溫馨的花朵,再遙遠的路,都會因為這些細碎的情意而溫暖。

生命的路上,總是離不開悲喜,因為經歷,所以懂得,不是所有的夢,都有期待,有多少情,是合不攏的念;有多少人,成了隔水觀望的花,百轉千回後,漸漸學會了背對著人群哭,轉過身微笑,學會了將心事,不動聲色的塵封和隱藏,有些過往,要用堅強來支撐,

每一次,盈盈轉身的背後,曾有著怎樣的傷痛和隱忍,那些曾開在心裡的花,是怎樣的盛開和芬芳,又是怎樣的荒蕪與凋零,到最後,已無關風月。長路迢迢,nu skin 如新終會遇見和抵達,將那些紅塵際遇,輕輕銘記,願今生安好妥貼,心,不再會顛沛流離。

時光輾轉,將舊時的印記,昨日的夏花,漸漸的融於歲月深處,水漾的波動,終究會歸於平靜。塵封的情愫,是心底流淌的一江春水,氤氳著冷暖交織的歲月。

光陰,有時會有點清淡,一個人的路途,終是靜寂的,靜寂的有些荒蕪,無需感歎,只需,在心中種上太陽,命運,總會將一些故事,安排的井井有條,于於峰迴路轉處給你明媚與溫暖。

一朵花,開在春天,是美好;一片綠葉,映入眼簾,是清新;一個人,放在心中,是牽念。這世間,總有一處風景,雖途徑萬千,看過便不忘;總有一個人,雖歷經千回百轉,遇見便不悔;塵封,是初識的模樣,而感動,卻是心中的永遠,那些回眸嫣然,便是相遇的那一樹暖。

或許,時光的眼眸從不會為誰書寫永遠,所有的過往,有一天都會消失在這一路的綠肥紅瘦裡,道一聲,歲月安好,把心花種在生命的陽光裡,綻放一份玲瓏而婉轉的情意。nu skin 如新願用若水的清淺,換取你今生晴好,此份懂得,歲月長留。

有一種遇見,註定會錯過,卻是生命中最深的銘記;有一種花,註定不會結果,卻是人生路上的芬芳;有一些故事,註定沒有結局,卻是紅塵最美的寫意,唯只願,冬雪如詩,秋日靜美,明月依舊照晴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