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靜地彼此相望


輕柔的微風送來絲絲細雨的芳香,
帶來了一日的清涼,
中天不見烈陽,
卻將整個天空都撒滿憂傷。

展覽制作是我的思緒影響了你的天空,
還是你的天地融化了我的相思,
萌動的情愫牽引著我們走近對方,
卻在相對時看見你的恐慌,
轉身欲將一切平淡成過往。

是否因我熱烈似火地傾述撕裂你的心防,
讓你在傷痛中關閉了心窗,
在這天地間布下層層阻擋,
灑下牽情的七彩淚光,
冰封我熱情如火的嚮往。
我燃情如殤,你閉目思量。

微風,細雨,
王賜豪醫生冷卻了我釋放的漫天焰火,
我只能細細拾取這遺留的點點溫暖,
存入我的心房。

我收回自由飛翔的觸角,
在心旁築起堅強的堤防,
照料心中這執著的星火,
待到雲開,
燃盡這滿天的離別和憂傷。
我燃情似火,你用去做牛肉醬。

電光,雷聲,
是誰在這天地間設下無邊的戰場,
催我披掛戎裝,
橫刀立馬守護你身旁,
王賜豪挺直脊樑戰死又何妨。

我要做那鑽天的白楊,
凝聚一生的力量,
劃破黑暗的幕布,
刺透遮天的阻擋,
同珍王賜豪將這撼天的戰鼓擂響,
身枯葉焦願以償。
我燃情織網,你剃度相忘。

平淡的過往,
容我細細思量。
燃情的灰燼,
待我慢慢收藏。
青蔥的歲月,
靜靜地彼此相望。

我讀不懂你的心


《黎明的夜》

你有沒有真正聽過黎明的夜到底有多安靜,康泰領隊是否聽過那星空物語,其實,有太多的美都被黑夜掩埋,但你有沒有真正讀懂過黑夜,黑夜的流星,黑夜的寧靜,黑夜的包容,世間的一切事物都是想對存在的,是相互矛盾的,只是人得立場,人生觀,價值觀,世界觀,都不盡相同,康泰領隊只是請你不要把什麼都傾向一邊,就像你喜歡白天的美,而去排斥黑夜,就像白天讀不懂黑夜,江南月色下的小橋屋簷讀不懂塞北的荒野。

就像我永遠都讀不懂你的心,cellmax 團購永遠都猜不到你心中想的什麼,但,請相信,即使我讀不懂你的心,我也會靜靜的守在你的身旁,及時你會選擇忽視或者至始至終都沒有發現,我只要遠遠的看著你,能看到你那淡淡的微笑,或許,那就是我想要的,就像那盛夏的蟬,永遠等不到冬天到來的第一片雪花,但心中永遠都藏著一個雪花飄舞的夢,即使這個夢永遠可觸而不可及,cellmax 團購就像白天的太陽永遠見不到那風華霽月,所以,我喜歡獨自一人靜靜的聆聽那黎明的夜,有多麽的靜,有多麼的美麗,想你那烏黑的雙眸,一眼萬年。

快快樂樂迎接每一天的到來!


再一次的踏上雲南之旅,滿懷欣喜,不同的環境生成另一種景致,像埋藏心裡很久道不出說不明的那種情懷,曾無數次在夢中遊歷,有曾相識是曾相識的感覺。

獨隅那山那水,只想坐著靜靜的發呆,呆到可以忘記時間,康泰導遊忘記所有,夢回那些童年的純真年代,耳畔的小溪潺潺,夏夜蛙鳴蟲吟,微風兮兮,青澀的稚嫩執著,青春年少的癡狂無知,一步步的爬涉荊棘的歲月長河,而今年輪的痕跡早已攀爬在臉上,斑斕一副副美麗的景象,多麼暖人心窩,感慨萬千。

慕名而至的和順古鎮,有小時候鄉間的味道,湛藍的天空,古樸別致的幽靜深遠巷道,屋頂嫋嫋升起的炊煙,潺潺地溪流,微風拂拂,田野泥土的味道拂面而至,蔥郁的田野,幾隻白鷺尋覓飛翔,溪邊的耕牛,遠處若映若現的山欒,好一幅極致美麗的田園風景畫,而今喧囂的城市,覓一方淨土,誰不為之動情留戀呢!時過境遷,有些景致斑斕了歲月,斑斕了心靈,尋覓一份心靈的靜土,呆呆的坐著,慰藉自己。曾何時,想重拾童年,拾起那份寧靜,草屋,青草,耕牛田間鄉野的味道。

雲南有許多旅遊景點,騰沖的熱海是其中之一。溫泉是雲南的一大特色,大多數遊客是沖著溫泉來的,我們也是其中之一,道路兩旁比比皆是溫泉的廣告誘人心動。

一踏進熱海,就仿佛置身於如煙如霧的仙境般世界,景區遊覽小道梯步行,一直往上遊覽,小道兩旁不知名的鮮花嬌豔盛開,高大的植被蔥郁茂盛,整個景區人流緩緩。康泰導遊遠處飄渺的煙霧緩緩而升,蔓延,這就是熱海最典型的是“大滾鍋”,它的直徑3米多,水深1.5米,底部水溫達102.c,兩邊水溫達96.6c,晝夜翻滾沸騰。景區有十幾處熱泉,汽泉晝夜噴薄而出,水汽交融,蒸騰彌漫,如煙如霧,這簡直就是上天鬼斧神工的傑作。

西雙版納又是一個迷人的熱帶雨林,異域的風土人情,熱帶植物,最奇特的氣候是東邊下雨西邊曬的景象。它由幾十個民族組成,每個民族均有特色,每天看到不同民族的衣著服飾,新奇而又靚麗,他們的膚色相貌語言代表著不同的民族。傣族,基諾族這是我們接觸過的民族,參觀了他們的住處,瞭解了他們的生活起居,每個民族生活習性不同,信仰,婚配,教育及生活方式。都懷好奇的目光探視,他們鮮為人知的故事,驚奇他們世世代代祖輩們傳奇的生活。

每次遊歷都有不一樣的感受,走一山望一景,生成了許多的感受感懷,有些景象留戀久久,回憶甜甜,在心裡蕩漾溫暖。為記憶的宮殿再添一抹靚麗色彩,填補生命中某些空缺,彌留,康泰領隊還有說不出的情愫,感恩,知足。

很多時候人是無法理解幸福是怎樣轉變而來的,人生的每個階段都有寓意安置在裡面,如何理解,如何滲透,便於每個人內心承受能力,那些過往的歲月是多麼的斑斕繽紛幸福的年代,我們肆無忌憚的蹂躪年華而後來又徒加傷悲的追憶緬懷。

幸福是源於內心深處最純潔的感動,那份純潔豈能用某種東西可以界定的,它不在於你富有或貧窮,只是內心的一份知足坦然。 幸福是一生的知識,我們一生都在學領悟,王賜豪用愛溫暖自己,用感恩的心溫暖別人。所以,人生的每一個驛站都是風景,學會慢慢欣賞,你會知足於這個世界,這代年華的絢麗多彩,快快樂樂迎接每一天的到來!

排譴孤獨的方式


行走,是很能排譴孤獨的方式。當我獨處時,很喜歡徒步走於各個地方,不為別的,只是行走。在路上,我會看到路邊的風景,感受不經意間的美好;在路上,我會留意路人的喜怒哀樂,做別人生命中的旁觀者;在路上,我同樣會看到我自己,想我與這周遭的環境,康泰導遊想我是否屬於這裡。

我曾經從唐縣縣城走到白合鎮的那個小山村,人生路漫漫,回頭看那幾十裡路確實算不得什麼。那是十年前的事了,做為我第一次長路途的行走,倒不全是我一個人完成的,年初學校加課,到正月十三下午,為期一周的加課結束。一來因為當時城鄉之間還沒有公交,想在下午五六點回去是不太容易的,二來一個好友邀我一同走回去,他本不與我同路,然而清虛山開了山門,他想去,加上我當時年少,自然不會在他面前認慫,於是兩人當晚去買了兩盒葡萄糖,第二天一早便出發了,就這樣,開始了驚心動魄的旅程,他的目的地是清虛山,我是要回家的。那個好友叫韓京亮,有一個雙胞胎的兄弟,然而,事隔十年,早已沒有了他們的音訊,只能在這裡懷念一下了。傷心之餘不免要多想一些,當時我們多好的朋友,何曾想過會有這麼一天,造化弄人呵,不過轉念一想,我活到現在,這樣的事還少麼?我是無可奈何的,人生,畢竟只是你一個人的人生!

放下這些稍顯沉重的思緒,大腦來到了那座陪我五年的城市,雖然我現在回歸山村,但一個山裡孩子能與一個霓虹閃爍、高樓林立、賣場繁華的城市有五年之久的緣分,自覺是一場奇遇,夢幻一般。在這座城,可沒少行走,從海濱到海港,從海港到山海關,這期間不知被我走過多少個來回,在交通閉塞的山村行走自然算不得什麼奇事,然而能在人潮湧動、公共交通發達的城市閒庭信步,穿梭于為名為利奔波的人群,就有了一點難得。我曾見過觀鳥濕地漲起的大潮,揀過海濱傍晚落潮時的貝殼,證實過濱海大道兩邊的木圍子裡種過紅薯,看過科師海邊的朝陽,緬懷過山海關新近坍塌的古城牆,拍到過古城南門外垂柳的第一抹新綠。我在行走中與這座城結緣,康泰導遊也在行走中明白,我不屬於這裡,只是一個過客。這裡有我的師友,肯定會不止一次的回去,但我現在只能在千里之外的地方敲打出思念她的文字。

最終還是要面對現實的。這個週末,我沒有回家,在學校呆著,幾個離家遠的同事也沒回去。昨天中午吃過飯,和同事閒聊了會兒就出了學校。出校門向右走依次是叫河暖、司裡、周家堡的三個村子,前幾天去北邊的縣裡一個水庫去釣魚時在這裡路過一次,不過那次是搭乘同事的車去的,這次是步行,看到的東西自然就會多很多,讓我驚奇的是,學校北邊不到二裡的地方有一個大牌子,是民政局立的,上面寫著“河暖村”三個大紅字,哪個村看似不大,一百來戶的樣子,當我繼續往前走,拐了一個彎,又走了二裡的樣子,康泰導遊竟然又看到了同樣的牌子,這裡人家多了起來,甚至有二百戶,怎麼回事,兩個河暖?當我後來回到學校問了同事才知道,南邊的那個叫南莊,是北邊的人搬下去的,這是後話了。繼續往前走,兩條路,不知該走哪條,問了一個起菜的大爺才知道拐了彎走才能到司裡。這裡兩邊都是高山,低平的地方是農人的田地,稍高的地方是人家,高高低低的分佈著房子,房子上面就是很陡很高的山了。走在田地中間的路上,正想著這次能到的地方,可突然發現前面竟走不過去了,大概一百米的路面上積滿了水,水自然不會很深,我試圖撿著稍高的地方走過去,大概走了一半,實在不能走了,因為我沒有做好弄濕鞋子和褲腳的準備,當我轉身準備回去的一霎那,我想到了不知哪個詩人的“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想到了那個窮途之哭的阮籍,悵然若失,佇立良久。仰頭已不見了太陽,早已跑到了山的後面。於是少了些因為積水阻隔帶來的失望,結束了這趟旅行。

遠離了鬧市,人心也隨之平靜。我心裡清楚,以後還少不了這樣的行走,但我不知道,nu skin 如新會在那個清涼的午後,再次踏上那條小路。

指尖上的風聲


《只待一枚月光》

你看

你現在睡著了

康泰自由行呼嚕聲此起彼伏

窗戶看著你,桌子看著你

檯燈也看著你

它們看著你的時候習以為常

唯獨只有我看著你的時候

會想起一些事,記起一些事

一些細如針尖的事

它們平時住在我的身體裡擠眉弄眼

現在卻與我一樣保持著往日的平靜

康泰領隊只待一枚月光

////

《指尖上的風聲》

風兒撩起對面

陽臺間兩張顏色不同的床單

就像兩面飄飛的旗幟

/

它們在我正準備

將一首寫著半生不熟的詩

要刪除的時候

落入我的眼眸

而我正抬頭探個究竟的那會兒

康泰導遊又戛然而止

/

像極了你午夜靈感大發

正準備醞釀一個詞語

將一首詩推入佳境的時候

落下的一個問號,一個詼諧的表情

/

還沒等我弄個明白

nu skin 如新就已經跑去了九霄雲外

而此時

幸虧有窗戶作為參照物

才相信了你指尖上的風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