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突兀的感慨

深夜裡潸然淚下,才透徹這些個黑夜原來是人最好的思考時間。沒有紛擾只有嚇人的安靜。沒有碎語只有突兀的感慨。
任何人都有或喜或悲的時候,都存在小情緒反反復複的鬧騰,nu skin 如新只是看我們如何去對待正視那些問題。並不是所有的一點點的受傷、一點點的脆弱都可以摧毀那一層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堡壘。有時候把自己看的太重、或者把自己的情緒看的太重。只是一種對自己的精神折磨、也許還可以叫放不開自己。人一生或哭或笑或緊或松,不也就那麼一回事嗎。可能是太把自己看的過於浮誇、太把日子看的過於自私。太把追求看的過於重要。所以總是掙扎在裡面,走不出來。會因為小事而爭吵,這也許就是人們為什麼總覺得累的原因吧。
熱情是迎接生活最好也最有用的方式,熱情可以摧毀偏執與敵意,摒棄懶惰,消磨軟弱,掃除障礙。nu skin 如新讓我們的心靈明亮。也許我們可以把熱情當作一種信仰,有了這種信仰的存在、我們會堅韌很多。會使抗打擊力強太多。不必抱怨,也無需哀歎。活著就是生活賜給我們最寶貴的。
因為活著,所以我們可以有夢想,可以有獨特專屬自己的節奏。
因為活著,所以我們能每天睡覺醒來,看著白天藍雲想像自己是一隻鳥兒可以翱翔。
因為活著,所以我們能吃飯喝水上廁所,做一個人的正常作息。努力工作思考賺錢。
因為活著,我們擁有比那些不健康有殘缺的人多來的幸福多太多。
因為活著,我們更應該珍惜每一天的來之不易。因為我們永遠不知道誰會比誰先離開。
因為活著,所以我們有了喜怒哀樂。同珍王賜豪也是因為活著我們才得以享受這些美妙。
記得那麼一句話:人生是為了一成的快樂,而付出九成的辛苦。
不努力永遠無法去深刻體會生活、人生的真正含義吧。每一個人都會存在自暴自棄的念頭,每個人可能都會有不滿足現世的感想。甚至於我也會經常抱怨,經常無奈,經常憤怒。這是遏制不了的情緒,但是我們卻可以控制在一個度。一直在糾結的情緒裡拼殺。到最後不也是兩敗俱傷嗎。可是這又何必呢。
活著,已經是一份夠美好的了,Cellmax 科妍美肌再生中心又為何總是在生活裡遇到的小事而黯然神傷,而獨自憐憫呢。想念、悲憤都是會呼吸的痛苦、放掉自己,做一個安靜思考的女人、做一個獨具生活魅力的女人,應該夠了、夠了。

無論親情友情還是愛情!


故事,源於生活,卻又超越真實!
有時候,就連主角都分不出到底哪裡是故事,哪裡才是真正的生活!
或許故事過於真實而又顯得有點虛幻了吧!
有時候,與其說是虛幻,不如說是淒美更合適些。
有時候,我們總是很容易受到觸動,康泰或許是因為筆者恰如其分的文字,或許是因為故事中的故事!
有時候,讀著別人的故事,卻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很多時候,我們總能在別人的故事中找到共鳴。
但不能說是感同身受,因為雖然似曾相識,雖然可以找到共鳴,但,那畢竟不是我們的故事。
沒有經歷過的事,我們永遠也無法去評判別人的對與錯。
就像老師說的,只能說我們的價值觀和追求不一樣而已。
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想法,只是有時候不是每個人所有的想法都必須向公眾呈現。
沒有經歷過的事,無法完全體會主角的喜怒哀樂,我們只是在別人的故事中想起自己的故事,想起自己經歷過的點滴。
但,那不是感同身受。
沒有經歷過的事情,我們永遠也無法感同身受。
所謂的感同身受,nuskin 香港或許只是作為讀者的我們為自己帶上的高帽而已。
我們自以為是的覺得可以完全理解故事中的人,或者筆者的用意。
殊不知,那些我們所謂的感同身受或許強加上了我們很多個人主觀色彩。
或許是名人效應,只要一個有名人解讀,那麼他的見解總是拿來作為我們所謂的參考。
故事,或許結局悲慘,或許happyending,又或許淒美婉轉。
我們無法猜測故事的結局,卻總是希望筆者能為讀者改變故事的結局。
就像生活中的我們,看到別人的故事,總是希望那個故事能有個happyending。
或者能像自己所期盼的那樣發展。
可是,故事的結局,又有多少人能篡改,又有多少是隨了讀者的心願的呢?
或許,很多人都說。順其自然過於消極,命運一說太過悲觀。
但是,有時候,無論是身在故事中的我們還是現實中的我們,除了順其自然,我們別無選擇。
有時候,我們也不得不相信命運一說。
一切都太過於巧合,但那不是偶然,因為這個世界,沒有偶然。
你在橋上看風景,看風景的人在橋下看你。
你讀別人的故事,香港如新集團殊不知別人也在讀你的故事。
很多時候,happyending固然是大家樂於接受的。
但是,不可否認,越是淒美的故事,越能觸動我們柔軟的心房。
有時候,身在故事中的人,或許並不知道自身故事的淒美,讓人柔腸百轉,催人淚下。
或許,催人淚下過於矯情。
但是,有時候,人就是那麼矯情。
或許,感動;或許,悲愴;又或許,是故事讓我們被自身的故事所觸動。

每個人都有陰暗的一面。
或許陰暗一詞過於恐怖。但是我們不可以否認。
或許說到陰暗我們想到的是陰險、狡詐、陰謀、暴力等。
或許是我們見識淺薄,或許是我們打心裡不願接受。
但是,陰暗的一面確實真實存在,無法消除,許是因為遺傳,亦或是後天生成。
只是看自己的掌控程度。
有人說,我每天都很陽光,很樂觀,很有人緣,人很好!
但是,古人雲,人無完人。
雖然很多人都說是因為人有缺點和,又或許這就是因為我們可能不為人知或是連自己也不知道的陰暗一面。

我們可以很無辜,很純真。我們可以說我們不諳世事。
可是有時候我們卻不得不承認那只是我們給自己的藉口。騙了自己,也騙了別人。

我們總是站在淒美故事的門外,香港如新集團看著別人的故事,黯然神傷。
或許是故事的淒美,自身過於感性,深陷故事無法自拔。
就像我們自己,深陷在自己的故事中無法走出一樣。
每個人心裡都有一個死角,別人走不進去,自己也無法出來。

越淒美越柔軟。無論親情友情還是愛情!

謝謝你曾來過我的記憶裡

  再見了,笑容。
  
  請容我又一次向你說再見,還記起以前,一個人在心底說的那些,曾璧山中學同樣也是這樣的纏綿。
  
  再見了,笑容。
  
  或許這一次真的再也不見了,以後,自己一個人。慢慢學會她所想要的順其自然,冒冒失失的順其自然。
  
  再見了,笑容。
  
  曾經擁有過你的一月零兩天,已是我最大的滿足,我很幸福。
  
  笑容,或許我不配擁有你,或許是你不適應我,這一切來的太早太早,香港如新致使現在向你說再見,這一次,或許真已是再也不見。
  
  笑容,你為何要這樣的勉強。又有誰能懂你,懂你過後的悲傷。
  
  再見了,笑容。
  
  現在太早的適應你,習慣後,我怕捨不得離開你。
  
  笑容,請容我過上那麼幾天或許更久沒有你的日子吧。請讓我熟悉她的兩情久長,又豈在朝暮。統一派位請讓我熟悉她想要的順其自然。適應她想要的順其自然。
  
  所以對不起、再見了,笑容。我很想擁有你,或許是奢求太過早,所以現在我還不配擁有,或許許久以後,你要到來,請能多給我一點嗎?讓我能去掩蓋曾經的苦痛、讓我能忘卻時間的摧殘。
  
  再見了,笑容。
  
  我不需要她的勉強而讓你來到我身旁,因為那只是一時,在她勉強累了,或許你又會悄然離去。
  
  我也不需要她在感動中而讓你來到我的身旁。香港如新集團或許以後在她明白了,就會放手。你又會無聲西的、像陌生人一樣,擦肩而過。
  
  再見了,笑容。請容我對你對她說句對不起。讓你們為我而受累了。
  
  謝謝你曾來過我的記憶裡。
  
  再見了,笑容。現在的我,要學會改變自己,要學會她的順其自然

我是一個信緣的女子

不要悲傷

我活過

我為你流過眼淚

我愛上了你

就像小毛蟲變成了蝴蝶

是你的愛讓我在人間起舞

我在雲上愛你

我是一個信緣的女子,也相信時光的力量,緣起,我在人群中望你,緣滅,我見你在人群裡,但曾擁有過,即使相遇只是刹那,同珍王賜豪也無悔一場高山與流水的知交、清風與明月的癡纏,於是,我便順應地愛上了一個詞,叫做珍惜。

今晨,打開窗簾的一刻,心中頓然注滿了無限的欣喜,哦這一場盛世煙雨,怎地如此令人心動,把這江南點綴得越發撩人,透著一種無法言說的美感,恨不能立即沖進雨裡,來一次親密相擁,卻又深怕失了此時舒緩的心潮。倚窗聽雨,和著曼妙的曲子,我的心蔓延成一樹花開,繾綣了一紙淡淡的憂傷,氤氳在清音水墨間。

不染筆墨,不動哀思,以為就可以拋開舊念,重新出發,尋回最初的自己,不惹塵埃,不問風月,然而,最美的風景,始終在遠方,我努力前進,卻只換回一次又一次的擦肩,心與心的碰撞,擦出的花火,美麗亦短暫,不禁歎息:人生何處不相逢,縱使相逢應不識。

時常,想做一個簡單的女子,擁有淡淡的美麗,憧憬並失落著,付出並承受著,痛苦並快樂著,香港如新才發現,幸福從來都是百轉千回的事情,沒那麼簡單,也沒那麼複雜,但卻永遠沒有那麼剛剛好。

有的人,我不自主地愛你,你卻寧願投入別人的懷抱;有的人,你發了瘋地想我,我卻只是風淡雲輕的過客,緣分,說不清道不明,珍惜便存在,放下即自在;感情,不能說不可說,濃淡難以相宜,一說就破。因此,我更願是那雲端女子,隔風遙月地愛你,即便無果,也無法阻止我愛你的心,長了翅膀,飛進你的光陰裡。

看海是我多年來的心願,並非大海是有多麼遙不可及的魅力,我渴盼的是一份細水長流的愛情,像大海一樣永恆。多少人想要帶我去看海,而我又誤了多少人殷切的期盼,而後成為過客,銷匿在我無聲的回憶裡,我痛過哭過心疼過,卻只能告訴自己,親愛的,那不是愛情。

愛情,是千萬人之中不早不晚恰好的相遇,是生命中彼此用一生相守的依偎,是平淡流年裡不離不棄寒暖相暄的陪伴,是淡了紅顏老了時光後依然牽手的信約,愛不是一句諾言,而是此生永遠。

其實,我應該感到幸運,我雖是淡然,卻總有溫暖相伴。我在紅塵中拈花一笑,你便在身旁為我遮風擋雨;我默默哭泣肆無忌憚地胡鬧,你便攬我入懷把我緊緊擁抱;我隻言片語的難過,也能換回你無比愛憐的耳語……總有人在我的生命中,疼我、愛我、關心我,為我撐起一片無塵的港灣,讓我依賴,任我撒嬌,甚至是無理的喧囂,只為一句“我願意……”。作為女子,我不傾國,不傾城,卻會因一段段溫暖的相遇而傾心,為此,我願意!

一直以為,最美的風景,總在遠方,那一種高山流水的傾心,原來,亦在眼前。我應該相信自己,足夠美麗,只要相信,興許哪一天,幸福就會像花兒一樣,盛開在我心裡,即使需經歷過千山萬水,想必,也值得。

常想成為一個有愛的女子,婉約自持,明媚如水,心底卻種著一縷淡淡的憂傷,揮之不去,那是何時種下的因果呢?也許是前世,也許是昨天,我硬生生地把愛都留給了過去,把悲傷給了自己,而後兀自塵封心靈,任誰也無法走進,也隨之漸漸地淡忘了那些往事,心是一座空城,康泰領隊等著一個未知的人。

在我最美的時刻,遇見了很多人,很多愛我的人,像天使一樣,或如清風,或如白雲,或如大海,或如暖陽。或許,我真的應該感恩生命的饋贈,即使我只是一個揮著翅膀的女孩,也總有天使伸出雙手,擁我一起飛翔。一個隔山越水愛我的人,哭過笑過,想過念過,刻骨銘心,卻也無怨無悔;一個依著夢裡念我的人,淡如清風,暖如陽光,不離不棄,卻也難以忘記;一個親密無間寵我的人,打打鬧鬧,嘻嘻哈哈,真情相伴,卻也簡單快樂;一個願用一生來守護我的人,數落著我的一身不是,卻又無法抑制地想要和我在一起、走下去。

那天,你說恨我,我問為什麼,你說,是因為愛。於是我在那個一度寵我的男子面前不由得流淚了。

那天,你說愛我,我問為什麼,你說,沒有理由,只是愛你。於是我在那個默默守護我的男子面前更加肆無忌憚地落淚了。

然後,我的心沉入了無盡的憂傷,都說去看海,我卻默然,不知該往哪兒走了。安靜得很憂傷,憂傷得很安靜。

一直相信某一個雲端,有一座天空之城,那裡沒有憂傷,沒有遺憾,沒有不可能到達的未來,而我卻願是那站在雲端上的女子,隔著一簾幽夢,與你安然相伴,不說永遠,不說再見,你不來我不去,只要愛你。

總在找尋,那份屬於自己的小幸福,也在懷疑,自己該是怎樣的女子,令多少人為之甘願守候在最初邂逅的地點,等我回首,共看燈火闌珊。

作為一個文字裡的女子,總似滿腹經綸般地剖析著別人的故事,高談闊論著天文地理乃至人生情感,而作為一個生活中的小女子,卻全然忘記了自己的角色,而付諸於平庸的人潮裡,隨波逐流,只盼一朝停岸,遇見命中的你,欣然泊心。

雨,始終未停,心,仍是未止。心未止,便會有一發不可收拾的思緒,正如緣分,緣未滅,有些事有些人總還應去經歷,經歷以後,才會更加懂得愛的真諦,學會正確愛人和愛對的人。

這一生,總有那麼一些人,是你過河必須投下的石子,是你煮茗需要的薪火,是你夜歸照明的路燈。但這些人,終將成為過客,連同自己,有一天也要將生命交還給歲月。那時候,孤影萍蹤,組合屋又將散落在哪裡?人到老時,回首經年,曾經一起聽過鳥鳴,一起等過花開,一起看過月圓的人,也許早已離你遠去。而那些執手相看的背影,恍若流水的諾言,也成了一樁樁殘缺不全的往事罷了。但至少,回憶也是美的。

每個人來到世上,都是匆匆過客,有些人與之邂逅,轉身忘記;有些人與之擦肩,必然回首。所有相遇和回眸,都是緣分,而我一如從前,擁有這淡淡心扉。也許人生在世,淡然便是最美的風景。不是流光多情地將我照料,而是看過凡塵來往,我早已學會了相忘,也學會了收藏,不管未來的你我散落在何方,我依舊憐取眼前人,且行且珍惜,守著一剪月光的清涼,在平靜的日子裡,安然無恙。

其實我不是一個喜歡漂泊的人,從不願意荒涼地行走在路上,甚至害怕像浮萍一樣無根無蒂的遊走。我渴慕的是一份安定,哪怕一間狹小簡潔的屋子,也足以放下一顆厭倦漂流的靈魂。然而,前緣舊夢,一路行來,可以想念的人,已然不多。更何況,要對某一個人相思刻骨,實在太難。

有人說,愛是一種修行,那麼,我們約定,在愛的國度裡,誰也不去傷害彼此,只做一個看花人,花開相惜,花落莫悲,且共我安然從容,等下一場花期。我愛過你,我為你流過眼淚,那是因為你的愛讓我蛻變成蝶,在人間起舞,所以,我甘願在雲上愛你,只是愛你……

繁衍出另一個文明

  流星劃過也會在天際留下一瞬永恆的精彩,那麼這一抹痕跡究竟又是些什麼?
  寒冬臘月,寒風瑟瑟,置身於這天地之間,不禁感到自我的渺小,心也沉甸甸的。寒風越發的催我,如刀般,如新集團似要把我割的棱角分明,我撫撫面龐,繼續立於這天地之間。它受得了,我有何受不了?我不走,這裡有我的痕跡,我要與天地同在。
  狂風大作,似欲嚇退我,我絲毫不為他所動,因為我的根早已深深紮在了這天地間,沒有任何人能阻擋得了我。我要發芽,我要破土,我要留下自己的精彩,這是我的舞臺,不容他人染指。風怯弱了,一路丟盔棄甲而去,留下的降兵竟是如此的無能、諂媚。我趁此時機,如新集團欲一舉攻下昔日故都。可是,別人總不會如你所願。
  烏雲密佈,大雨將至。你躲是不躲?大好男兒,正是立業之時,豈懼此等風雨。我昂頭、挺立,似等待最後的交鋒。敵人比我想像的強大,是那種一擊斃命的狠傢伙,它不會給我任何機會,要徹底抹掉我在這歷史長河中的蹤跡。
  想到此,我渾身沸騰,所有的好戰因數都在根的最底部一躍而出,每一個都如我一般,侍刀而立,躍躍欲試。一個雷響,這雨如千軍萬馬殺將而來,當雨如矢刺過我的面龐,寒氣刺骨。我硬是舉刀,敵他千軍萬馬,殺個痛快。我極力的汲取,試圖獲得一切可用的力量。我不惜一切,絕不退縮。這歷史之上,如新集團必有我濃厚的一筆。
  雷聲作響,震耳欲聾。似欲作最後的交鋒。我擂鼓助威:戰!戰!戰!殺他個片甲不留。
  終於風雨退去。我望著大好河山,這一個個奮勇殺敵的死士,心裡頓是豪氣萬丈。功名利祿、榮華富貴,唾手可得,此生何求?
  千軍一發之際,我躲過美人的捨命一擊。看著那血染滿身的玉人兒,我動搖了,我退縮了。殊不知這最危險的便是溫柔鄉,我竟險些死于這溺水的溫柔之中。把自己埋葬于歷史的長河之中。
  冷汗一陣陣的從背後冒出,倘若我就此離去,這江山偉業由誰完成,這大好河山誰來主宰?看著夕陽下,餘輝染紅的世界,我大步踏出,立足於天地之間。定要在這瞬間留下永恆的痕跡。
  是的!我成功了!為了這一刻我費盡心機,受盡磨難;為了這一刻我屠戮生靈,主宰江山。這一刻,一抹抹新綠破土而出,這新的世界,便從這新綠開始,繁衍出另一個文明。
  我貪婪的呼吸著這新鮮的空氣,每一個角落都充滿了我的痕跡,同珍王賜豪即是一瞬也是永恆。